喧囂的時代裡,溫度日記是一個溫馨寧靜的空間。在這裡,人們卸下疲憊、吐露不勇敢,得以再次遇見那真摯的自己。天不常藍,我們依舊溫柔堅定著。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2月 4日的日記
覺得屁眼社的貼文很有趣,就一直分享給庭葦,但連我自己都感覺過頭了,我可以理解他的心情,他沒抗議,只是默默地聽,跟我平時依模一樣,大概跟我平時一樣厭煩。 我關掉頁面再重開時他回我了,跟我的手法一樣,等別人下線了才回覆。 人都喜愛被傾聽,我不會有下次了。 即使說要省錢也訂了辣炒年糕,但沒有想像中好吃。 看到了時空膠囊,有點想用用看,但有一種莫名丟臉的感覺。 寒假剩下了一點,我好像還什麼都沒做到,會這樣度過一生嗎? 想把蝦皮錢包裡的錢拿出來,但感覺一直把自己的個資賣給其他國家不太好,可我也不確定是不是這樣就是不小心,我對於這個世界的理解太淺,其他人應該會有答案吧。 生日那時,吃火鍋的時候爸爸提醒我阿婆或許覺得我在利用他,只在需要錢時找他,我一直很在意,我搞不懂我的想法是不是跟別人相同,我已經有很多次在非常在意時得到別人其實並不在意的答案,但也在說服自己別人不在意或沒察覺時被一秒點破。 所以早上在床上想著要不要補送他一份生日禮物,感覺想到了很多不錯的點子,卻全部奔向腦外,沒辦法拼湊起來,我有多少不錯的段子都是這樣變得支離破碎?人或許會有進步的極限,因為腦袋的限制。 結果想著要送他生日禮物時想到了自己鐵定會放到變質的香水,然後覺得自己可能喪失了真心對待他人的能力。 或許我真的只是為了錢才接近阿婆,我以後一定會後悔的不得了。 小時候想到他們死掉時覺得還好,但夢到時卻哭得很慘,不知道我還會不會那樣。 也夢到過被槍斃,我一點都不想死,死掉真的是什麼都失去了。 法律是為了公平還是改正這個社會? 有點想問問看法律系的人這個問題,感覺會得到一個白眼,現在我的問題大概都很白癡。 到底要理解多少事才能擁有一套完整的價值觀?我連白菜長什麼樣子都不知道。 想了解尼采的思想,在書齋上看到"先尊敬一事無成的自己"這句話,感覺很適合我看。 也想讀讀看克蘇魯神話,報導上說許多作家都喜歡這個故事,看維基百科時以為是很大且難懂的架構,結果只有兩本,讀冊開放預購,感覺會再版。 人工擁抱也還沒買到...當初就不該耍白癡等二手書。 我好像在強化我衝動購物的腦連結。 有的時候什麼音樂都不好聽,全都厭煩了,又不想什麼都聽不到,我可能聽得太多了,這是別人在放鬆時才做的事。 有辛勞才有快樂?人類的腦子真是天生的勞碌命。 我可能快樂得太久了。 在瘦子的歌裡聽到"視頻",直覺地感到不爽,但很快就消散,這股理智的力量會跟隨我多久? 評論區有時會說某個族群就怎麼樣,那個"某個族群"裡放棄既得利益、多付出、承受異樣眼光的人會因此而更感覺自己應該堅持改變,還是會覺得乾脆放棄努力反正沒人看到? 我自己傾向後者。 社會一直強調母親的慈祥、對家庭的付出,這算不算一種刻板印象?彷彿母親就得如此才會被讚揚。 花了很多錢在買書上,但買了這麼多卻看得很少,我真的會看嗎? 覺得進擊的巨人是很棒的作品,聽說漫畫才有他的精隨,但動畫更符合我的喜好,我大概是個很膚淺的人。 東京餐種也很棒,但我不喜歡他的任何一集,不想回味這部作品。 簽巡做的學習歷程感覺很厲害,我的校內成績大概不會很好看,繁星跟個申都沒了的話那就是個世紀大笑話了。 看到了喜歡的同人文,但因為有性別歧視的味道就沒有點讚,感覺這個舉動很無聊、自high,但又好像很重要。 國小之後好像已經沒有那種看著一個人時會變笨的感覺,我到底有沒有喜歡過人? 朋友考過了N3,有一種被甩在後頭的感覺。 感覺自己的想法總是稍縱即逝,還有不少自相矛盾,可能我的身體裡真的住了不只一個人。 智商測試的結果是135,我覺得不是真的,但爸爸說這個網站要付費(也才大概160台幣),不會有人亂填。 學校的智商測驗有時間限制,這個沒有,網路上多數文章支持高智商的人會較慢下決定。 ??? 我可能不是很理解"智商"兩個字的意思。 因為爸爸中途參與了進來,出於禮貌與表示友善,會詢問他的意見,他的存在逼迫我好好思考原先想要跳過的題目,他本人也給了我大於三題少於七題的提示... 我不知道該不該驕傲或相信這個測驗結果(但真實智商鐵定低於135),耐心(想跳過的心情)算在智商裡面嗎? "不是太笨或不幸,只是書讀得太少。" 忘了是誰的名言,很可惜,這句話很值得引經據典。 是我過於脆弱,還是我其實生病了?之前診斷出輕度憂鬱症,也感覺自己有症狀,可是好像又只是我自己在亂想?回家後連藥都沒動過,認識的教授說我可能是因為是高敏感族才如此的。 第一次寫了日記,手機也設了提醒,一個月得回來檢視一次全部,想知道我每天的煩惱是不是其實大相逕庭。 喔對了,是暴殄天物的"殄"念作"ㄊㄧㄢˇ"喔,已經查了三次就快點記住吧。
請輸入密碼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刪除 貼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