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囂的時代裡,溫度日記是一個溫馨寧靜的空間。在這裡,人們卸下疲憊、吐露不勇敢,得以再次遇見那真摯的自己。天不常藍,我們依舊溫柔堅定著。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2月 9日
去过两次大理,去过两次大理的斑马酒吧,听过两次大力的斑马酒吧的同一歌手唱过两遍《一生所爱》、 第一次,我为自己的感情走向不知如何而自苦,听时只觉和声精致歌手动情,只很惊艳而已,虽然印象还算深刻但也并无留恋之感。只因当时我被宠坏了吧,一贯是自傲的,自认付出良多却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那时,我至多的是埋怨,想起来也只是苦笑,我或是过于刻薄了,过于理想化了。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想要什么,又怎么可能在别人那里得到呢。我以为的,我的委屈的示弱,更是一种安慰自己的强迫。我曾翻来覆去几日几夜无法成眠,我总是很难适应一种生活到另一种生活的过渡。也许感情早就不值一提,更多的,是我对失去一件刚刚习惯的事物的那种对未知的恐慌吧,我总是这样,这样搞得很狼狈。 第二次去斑马,在听到《一生所爱》是在半年以后的夏季,大理的夏日不热,穿薄毛衫的夜晚,嘬一口名叫来一杯洱海的酒,摇头晃脑的听着歌。 同样的歌手,同样的动情,甚至连歌曲尾调与和声都相同。摆脱了感情困顿的我本来平静的心绪被扰乱,止不住的委屈和酸涩。我只一辈子,一直自诩在努力的去做个聪明人,做一个,就算做梦,也要比他人醒的快些的理智的人,我强迫自己放手,我告诉自己无碍,不过一时之痛,我甚至听到指节因为过分紧握而产生的摩擦声,我内心是如此的不情愿,我还是要强迫自己,我告诉自己,放手的话是对我自己的好,是丢掉了沉重的包袱,可是奇怪的,我并不快乐,放弃的痛苦远比我想象的要绵长的多。我并未为自己的理智与自控感到窃喜,相反的,我感到无比的恐惧和疲惫,我害怕我一直逼迫自己,我逼迫自己认命,又或者,我逼迫自己不认命。我既害怕自己无法停止的就如此般漂泊一生,又怕自己失了情怀市侩庸碌,我将内心的汹涌与平静都镌刻在自己的身上,过程中我感到前所未有的祥和,我强迫自己不断地出行去感知世界以防自己变老的速度过快,可惜有些徒劳,我不再充满期待。我制定的,我规划的,不过是为了稳妥和安逸。我甚至不再对以后的生活抱有期待,我也很难过,但真的好难免,比起努力的去构想 比起去燃起期待 比起去寻找,我更愿意长吁一口气 宽慰自己何必这么辛苦 懒懒散散的蒙混过去。可惜啊,我才二十出头的年岁,我已经失去了最重要的砝码,徒留感念而已。 我假装无情 其实是痛恨自己深情 我以为人生的意义在于四处游荡流亡 其实只是掩饰至今没有找到愿意驻足的地方。
請輸入密碼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刪除 貼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