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囂的時代裡,溫度日記是一個溫馨寧靜的空間。在這裡,人們卸下疲憊、吐露不勇敢,得以再次遇見那真摯的自己。天不常藍,我們依舊溫柔堅定著。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2016年6月29日的日记
6.29第40天 晚上 上完课,回来订完朋友明天生日的蛋糕,我把要说的话亲口跟你说。 我告诉你我绝对不会纠缠你,如果你决定要放手,决定要结束,你只要告诉我就好,千万不要让我去猜,我绝对不会纠缠你。 然后我们说了很多很多,多到我都不记得我们还说了什么,只记得我要说的两件事,第一件,不纠缠,第二件,接电话我该怎么称呼。 你说让我叫你哥哥,亲爱的哥哥,你知道我的哥哥是什么意思吗?是妹妹坐船头,哥哥岸上走的哥哥,不是任何无关乎爱情的称呼。 我突然觉得,我用最残忍的方式把我们拉回了最开始的起点,是开心还是该伤心?开心我回来了,伤心我们因为怕对方受到伤害,怕自己受到伤害,选择压抑自己的想法和方式更强烈了? 我能更快活的做我自己,但似乎你并不能很快活的做你自己了。 但其实我并没有很快活的感觉,反而静下心来的时候,会觉得很伤心,很难过,是我一开始就没有端正思想,所以才会给自己和你造成那么多困扰。 我觉得我好像在伤害你,也在伤害我自己。 为什么还没完全爱一个人就那么痛,要亲手割去这份爱,也那么痛。我们说了那么多话,我只记得,我说的第一,不纠缠,第二,该怎么称呼,还有你的一句,第二,我们不会有任何的改变。连第一是什么我都记不得了,除了这些,我也确实都记不起来了。 “我们不会有任何改变。”亲爱的大哥哥,我怎么会不知道你的意思。你在切断我所有的幻想也在警告你自己,不能前进。 我的大哥哥,我们在享受彼此给对方带来的快乐平和同时又在给自己和彼此制造伤害,这难道就是爱一个人的感觉? 你说你想去我的客家,去看看听听客家话,想带我去东北,看雪,想和我一起去我们都想去的地方。以朋友的身份,一起。 多美好的画面,美好到我现在此刻的眼泪都会微笑。 可是我还是忍不住流泪,忍不住的想哭,心里好难受,眼泪就跟开了闸的洪水,止都止不住。这些泪水,就是为我今晚的决定而流的吧,谁让我硬是要把我们逼回原地。 哭完今晚,我就该切断所有幻想和期盼,切断所有朋友不该有的感觉,活回我拼命十三娘的性格。 可是好难过呀,好想发信息问问你睡了没,好想隔着电话跟你哭泣,好想听你安慰的声音,好想好想好想,怎么办,真的好难受。可是我能发信息吗?不能吧,大哥哥那么累,我不能再打扰你,眼泪止不住,而且越来越肆虐,我该怎么办大哥哥。 我怕,怕我一打电话过去,一发信息过去,你会心疼,心疼到最后决定离开我,那样,我该怎么办,泪流成河吗?泪流成河你会回来吗?我不知道,爱一个人那么痛,那我不要爱一个人了,让人来爱我好了,可是,谁来爱我?谁能给我这恰到好处的爱? 不哭了不哭了,我要收住泪水,回到最初的位置或许也没有错,对我们而言,或许会更好。想想丽江街头,洱海边,我们肆无忌惮的笑,一切于空气中的笑,多美好的画面。
請輸入密碼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刪除 貼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