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囂的時代裡,溫度日記是一個溫馨寧靜的空間。在這裡,人們卸下疲憊、吐露不勇敢,得以再次遇見那真摯的自己。天不常藍,我們依舊溫柔堅定著。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2016年6月20日的日记
6.20 第32天 亲爱的大哥哥,今天是我们认识后的第一个20号,真让人觉得幸福。 可是我同时也觉得很心疼,因为距离我订好的时间,还有两个20号我们就要分开了。还记得我说过,等我们认识一个月了,我就给你写封信吗。信很早就开始着手了,只是有太多想说的话想跟你说,不断的添加删减,似乎每一句想说的话都是最想说的,不知该如何侧重了。反复的看着给你写的信,生怕一不小心就把我对你的爱意倾囊而出,我不可以这样,这样太自私了。我既做了决定,那便不能再生让你以后难受的枝节。 对不起,大哥哥,这件事没有跟你商量,我就私自做了决定,但这是本就是我一个人该承担的,我不能那么自私让你来陪我承担,我的身体决定我不能离开这座城市,但我不能让你放弃你的所有青春和努力来到我的城市,所以我必须离开你,这是不能改变的,时间越长,我们将面临的痛苦也会越深,我们需要复原的时间也会越长。所以,大哥哥,为了我们都可以少些痛苦,我只能这么做了,你会原谅我的,对吗? 今天,我看完了《北京遇上西雅图之不二情书》,让闺密帮我买了两本《查令十字路84号》。我想在我们分开的时候送给你,我很坏是吧,为了不让你察觉我的小心思,都不敢用我们共同拥有的当当买,而是麻烦闺密帮我买,我真是个坏人呀。其实心里真的很疼,一想到要离开你,就很疼很疼。大哥哥,要是到了那个时候,你一定也会很疼很疼的吧,可是对不起大哥哥,我所能想到的最好的让痛不那么痛,不那么长的方法也就只有这一个了,而我们能实行的方法也有且只有这一个了,对不起了大哥哥,让你和我一起心疼我很抱歉。 晚上,我赶在12点前把信发给了你,发在我们最初认识的地方。你说 “未来很长,无论结果怎样,希望如我们所愿,相伴彼此美好,相散不扰于心,这样顺其自然就好。”大哥哥,你真的可以做到相散不扰于心吗?我想我不可以吧,不然怎么会现在想到相散,心就疼的不行。如果你可以,我想那是最好的吧,最起码,我的决定不会给你带来太大的后遗症。
請輸入密碼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刪除 貼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