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囂的時代裡,溫度日記是一個溫馨寧靜的空間。在這裡,人們卸下疲憊、吐露不勇敢,得以再次遇見那真摯的自己。天不常藍,我們依舊溫柔堅定著。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2016年5月25日的日记
5.25第六天 中午 我想把第一天的梦记录下来,我怕时间长了,我会忘记,你知道我的记性的。 其实那天跟你讲梦时,梦的后半截我还记得的,只是我不好意思说,所以把它省略了。 我跟你说有好多房子,好多人,其实还有雪,红色的被褥,我和你,我从被窝里伸出玉臂去关空调,然后我醒了。我想我一定是疯了,怎么才认识一天,就会做这么奇怪的梦,你知道吗,我从未这样过。曾经那个我以为很喜欢的他,我曾经睡前请求过多少次,让我梦见他,可是一次都没有,而你,却就这么轻而易举的入了我的梦,并开始改变我的人生。虽然我觉得有点难以启齿,可是现在多希望,那个是真的,而且随着时间一天一天过去,这种希望越来越强烈。认识的那天开始,我便脑海里都是你,从20号到今天,每天都会失眠,想的却全是你。 我不知道我是不是爱上你,因为我没谈过恋爱,也不知道什么是爱情。回想起第一天,你的真诚打动了我,你说想和我做知己朋友,可以分享所有心情。还好你一直都安分守己,说的挑逗话恰到适宜却句句勾住我的心,应该感谢你的自尊自爱,因为如果你稍微过一点点,让我觉得你不尊重我,或不尊重人性,或许你就存活不了到今天了。你说你没上过大学,初中成绩便是最好了,其实说真的,我对学历真的还是有点要求,不过你的上进成为例外,你会主动要求学粤语,会去买刑法书来看,你很大度,也知道什么是合情谊,什么是尊重,我不知道是不是与你的战场经验有关,但却真真实实的在我眼里全部变成了优点,你没有学历,但却比很多有学历的人要有智慧的多。 我不知道自己的这种爱意会不会从一开始就是错的,我们相差太远,你的生活和我的生活根本就是两个完全不同世界,我不敢想以后,不敢想你有一天是否真的会来广州,我又是否会义无反顾的与你比翼双飞,亦还是不敢前行,因为我不可能离开广州,我的身体不允许我去往那么寒冷的地方,但是你要在广州打拼出一片天地,那又是得有多难,为了我在广州扎根,你愿意吗?你会最后放弃回到你的家乡吗?这一切的一切都太难猜,我也不敢猜。 我想拥有现在吧,上天安排我们相遇,这就是我们的缘份,如你所说,顺其自然吧,就算到最后我们没有可能,那也会是一辈子的知己。我要控制好自己,不可以乱来,不可以表白,我怕我一冲动就发疯,昨晚半夜醒后,脑海连表白文都已经纂写好,还好冷静下来,最终没发出去。不要太在乎了,就这样平静的安放于岁月不是很好吗?难道所有的东西都一定要有个结果吗?或许最后的结果就会是你想要的那个呢,所以不要想太多,顺其自然,安放于天命之间吧。别把什么都神话,什么鹏啊凤啊,什么上天把我们放在那么远的地方,本就不想我们相遇,无奈命运如此安排。这都是我伽佐自己的证据,如你所说,顺其自然,如我所说,不会越界。 就这样让彼此都变成更好的自己,你学会一门语言,而我变得更温柔耐心。让彼此透过彼此的眼睛去看这个世界,不是挺好的嘛。
請輸入密碼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刪除 貼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