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囂的時代裡,溫度日記是一個溫馨寧靜的空間。在這裡,人們卸下疲憊、吐露不勇敢,得以再次遇見那真摯的自己。天不常藍,我們依舊溫柔堅定著。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3月 11日的日記
聰明是一種天賦,而善良是一種選擇。天賦得來很容易——畢竟它們與生俱來。而選擇則頗為不易。如果一不小心,你可能被天賦所誘惑,這可能會損害到你做出的選擇。(亞馬遜CEO傑夫 · 貝佐斯) 昨晚,外婆在贈與媽媽的雜物中放了一個她自己的藥袋,藥袋裡面裝著媽媽需要的橡皮筋,民國107年2月高雄市三民國小附近的腦神經內科...。 輾轉難眠的昨夜,感受到的是歷史重演(像外公一樣)。 #民國103年,外公也是被拖去診斷失智症,醫師說過失智症不可逆。 舅舅及舅媽們、姊姊拖阿公去檢查失智症的理由:老人記憶差、亂說話、脾氣差。 舅舅們拖阿公去檢查真正的目的:要補助金、更多的福利,他們認為那是他們應得的..。 舅舅們的職業:健保局、高雄榮民服務處,對於政府給予民眾們的補助有第一手資訊。 #外公的故事簡介: (一) 民國103年農曆過年後,在姊姊的慫恿與外婆利用機會百般的拜託下,我們答應從舅舅們手上拿下外公與外婆二人的醫療照顧。 (二之一) 民國103年期間,姐姐住在外婆家(不滿嘉義的診所工作而假孝道之名辭職回屏東,故而住外婆家,舅舅們感念她住在外婆家回報二老狀況,常供給她吃喝玩樂,與舅舅舅媽們過從甚密。),故放心採用舅舅們的照顧方式,僅帶去看醫師,藥物使用彩叮嚀方式,一切平衡維持約3個月。(舅舅帶去台中后里的小診所,我們改去高雄的高醫並包辦中西醫與健檢。西醫為家醫科:外公糖尿病、外婆高血壓。中醫是發舅要求看保養的。) (二之二) 某日,因為外公不願就診,我在外公家陪外公,卻意外發現,外婆疑似故意讓外公吃過量的藥,遂更改照顧方式。運用一個照顧一個,環環相扣的道理,我每天早上上課前,騎車去幫二老送藥、幫外婆量血壓,不論晴雨或颱天去風關心外婆,利用外婆間接關心外公、監督外公吃藥(外公尚有行動能力,但偶爾失禁、發脾氣、常賴床),一切平衡維持到104年初。(同時間,姐姐藉機去枋寮醫院上班,丟著二老,卻仍與舅舅舅媽們過從甚密,常有「早餐匯報」,利用我們照顧的結果與情形回報與舅舅舅媽們並換取利益。同時,發舅不斷對我洗腦,要對外公及時盡孝道)。 (二之三) 附帶一提,外公外婆生前或死後的人和一毛錢或是珠寶我都沒有拿,我拿到的只有在棺材旁的手尾錢一百元左右。發舅曾經幫我繳過每年四千多元的住院保險給付達16年左右,係因發舅當時擔任保險業務員需要的業績使然。鴻舅則是每年過年前幫忙做發糕、找人組裝電腦或買電腦供我們三個孩子使用,常供姐姐或弟弟用具、鞋子、手機,並給予關心、開心外食大餐。我不斷讀書、工作,不想與人為善,想靠自己,自然就不會常有福利。 但是,我討厭大家是假道學,用高道德標準要求我,自己卻做不到,讓我一度瀕臨精神崩潰。 (三之一) 民國104年初,外公左腳大拇指有一粒米大小的傷口,發舅帶去署立屏東醫院看診,經過吃藥與我每天晚上去為外公換藥,一個月後,被高醫的家醫科主任發現外公的指甲縫滲出膿,即刻轉診為整形外主任接手。從此,每天晚上耗上3至4小時的高規格要求照護病足長達半年。卻也因此疏忽了外公的其他生理狀況,未注意外公的飲食狀況是否良好,而只專注在不斷交叉感染、控制與復發循環間的病足。 (三之二) 直到某天照顧完外公的病足後,在離家不遠的路上出車禍,加上同時間的五天後(104年6月26日)是外婆開刀處理子宮與直腸脫垂事件,意外開啟了外公後續被舅舅雇請的看護虐待,受到剩下皮包骨(身高163公分體重40公斤左右) ,藥物濫用、意外頭部傷害且傷口不斷滲血長達半天等事件。 (三之三) 雖然外婆術後健康恢復極為良好,並無其他後遺症,但是,外公被舅舅們利用機會送進醫院並迅速找了屏基護理之家,外公走著進醫院,擦著鼻胃管、閉著眼睛被推進護理之家,發舅運用離間計,一下說誰同意外公進護理之家、一下又說我們說護理之家好,連護理之家的人也來告訴我們,發舅下令不許任何人探視外公。 於此情形,雖然外公眼睛睜開醒了,終於肯說話了,但是,已經無力走路了,一周三次的復健,雖然有讓外公精神變好,促進食慾。 但是,不知外公住在醫院的那一周,當時外公到底聽到或知到什麼,復健的結果卻是能走路卻也無意願行走,不願意睜開眼睛與我們之外的任何人(包含舅舅、外婆)對話,每天去護理之家偷餵麥片粥、照顧病足、擦乳液、聊天曬太陽等,都見外公淚眼。 (三之四) 外公淚眼3個多月後,於105年1月初,外公的二女兒(台北的阿姨)來看他,跟我們一起帶他去高醫複診(屏基護家的醫療人員擅改藥物,不認識藥物學名,卻向我們指稱高醫的主任疏忽,造成外公的生理機能下降,並給予藥單向我們證明屏基護家的專業,卻慘遭高醫主任親自批文指導藥物的學名與廠商的使用名稱關聯性,故而住進護理之家卻仍自行帶去高醫並使用高醫藥物、且自行照顧病足)。 阿姨看完外公的隔天,外公的病足開始產生嚴重的變化,迅速拓展整個腳底(三分之二黑掉了,看起來似乎僅剩外皮附著),我的心裡這次真的涼了,不到一個月就是農曆過年了,努力小心換藥,撐到除夕當天,外公開始反覆發燒,從下午到晚上快12點了,我們也只能放手,交由舅舅們全權處理後續,阿公的部分,不再過問。 (四) 外公105年農曆過年初二截肢,術後一周醫院照護後,轉送高雄文雄護理之家。 外公105年清明節剛過,農曆3月1日死亡,醫師們認定身上的傷口導致感染死亡。)
請輸入密碼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刪除 貼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