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意義不明的掃墓
今天去掃墓。我從一點多睡到四點半,起床後換好衣服後就去幫家人買早餐。出門的時候天空還是藏藍色,只聽得到自己的腳步聲,好難得醒得比畫眉都早。 我們大概花了一個小時打掃和整理。其他關係比「遠得要命王國」還遠的親戚大概快八點才闌闌珊珊地到。一群人嘴巴說著最近疫情好嚴重要小心,卻還是擠在一起聊天 ... ( •́ _ •̀)? 我覺得想吐,就抱著包包蹲在墓邊。 還好比我想得要早結束。阿公還約吃飯,我們沒有跟。爸爸一週只休一天,今天還起了個大早,神經病才跟你們這些有錢沒同理心的田轎仔去吃飯 ~ 回家睡覺啦乾!(›´ω`‹) 說實在一點的,生前過得好,死後有沒有人掃墓根本不重要。真心的祭奠是放在心裡不遺忘。你搞得跟上班似的怨氣沖天,這墓掃得到底有甚麼意義?而且,我真正在乎的人不在這裡呀。傳統習俗讓我只能掃這些勞什子墓,卻不能去看我心裡真正惦記的人。 今天快點過去吧,我想趕緊回到自己的生活。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