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囂的時代裡,溫度日記是一個溫馨寧靜的空間。在這裡,人們卸下疲憊、吐露不勇敢,得以再次遇見那真摯的自己。天不常藍,我們依舊溫柔堅定著。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9月 29日的日記
打開大門,是一位白髮的俊朗男子,而他嚴肅的氣質自眉心透出,整個人散發不怒而威的霸氣。 唔,看不出來這樣的人會養貓。玉離經思忖。 「請進。」拿出拖鞋後,玉離經指指落地窗:「忘歸在……,咦?」那隻虎斑貓不知去哪了。 君奉天蹙眉,低沉且帶點怒氣地喊:「忘歸。」 「喵。」貓叫聲自沙發下方傳來。 玉離經走到沙發前,伏在地上與躲在沙發下的孩子說話:「嘿,小朋友,你把拔來帶你回家啦,快出來,你把拔在等你耶。」 大眼盯著玉離經,牠就是不肯出來。見牠這模樣,讓玉離經不得不懷疑這貓是不是因為被虐,所以才離家出走。 回頭看向蹲著,正把外出籠打開的男人,玉離經問:「不好意思君先生,有件事我不得不問你,你對忘歸好嗎?」 君奉天見他這麼詢問,眉尾跳了跳後,指著忘歸道:「你懷疑我虐貓?」
請輸入密碼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刪除 貼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