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囂的時代裡,溫度日記是一個溫馨寧靜的空間。在這裡,人們卸下疲憊、吐露不勇敢,得以再次遇見那真摯的自己。天不常藍,我們依舊溫柔堅定著。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9月 25日的日記
「您好,請問您是不是有撿到一隻虎斑貓?牠鼻頭還有一點白。」玉離經循著男人的聲音看向那正在看雨景的孩子,鼻頭確實有一點白毛。 「是,牠鼻頭有一點白,您現在有空來接牠嗎?」玉離經坐到牠身邊,伸手輕揉牠頸間的細毛。這位先生把牠養得不錯,毛色飽滿亮澤,摸起來十分舒服。 與玉離經詢問地址後,男人就要掛電話。 「不好意思,我想請問以下您與這孩子要怎麼稱呼?」與這孩子相處一段時間,玉離經還是你啊你的喊,他總覺得不是很有禮貌,即便對方只是一隻貓。 「忘歸,忘了回家的忘歸。我姓君,君王的君。」 玉離經聽了淺笑——看來是名字取錯了,要不這孩子怎麼會在這。 「那就等你來了,君先生。」
請輸入密碼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刪除 貼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