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囂的時代裡,溫度日記是一個溫馨寧靜的空間。在這裡,人們卸下疲憊、吐露不勇敢,得以再次遇見那真摯的自己。天不常藍,我們依舊溫柔堅定著。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6月 12日的日記
从广西回来已有两个月余,最近觉得离别的日子将近,整个人时不时的处在焦虑状态,也许是对未来的不确定,也许是对家庭现状的担忧,刚刚和妈聊天后心情跌到了谷底。 结婚的时候我在典礼上承诺,虽然离家两百公里,但我会常回家看看的,当时说完就觉得自己不该打包票。但父母需要儿女陪伴,那难也得做到,于是结婚第一年,回家呆了一个月,第二天也就是今年的现在这时候,我为了呆在家时间长点,专门在家报名去学了驾照,父母在家带兄长的两个小孩,大的典型的熊孩子下半年要上小学了,而小的公主乖巧可爱才学走路,每每觉得父母确实是年纪大了,不是干不了事,就是没有精力折腾了,我早上的闹钟基本是老爸大声责备大外甥中的一句,这孩子有时候看着挺可怜,那硬是从早到晚总是被骂,再干点严重点的事就是双打了,但有一点是绝对 不能饿着,我也想不明白可以不打饿一顿能让他更记事,但为什么就是不舍得,我刚回来哥嫂让我好好管管孩子,我也试过,后来放弃了,阻力来自父母,总是一副又恨又要誓死骄宠的样,只要一哭闹,妈妈就特别不耐烦,要什么就给什么,支持过几回,效果是有,但是没过一两天就又被惯回来了;这点让我心灰意冷,不能说父母把小孩带坏了,就算我哥自己亲自带也不见得没有这样那样的毛病,但一方面又为自己不能稍微减轻点他们的烦恼而忧心,况且这样下去孩子这童年简直毫无快乐可言,父母也是吃力不讨好啊。特别是见过表哥家的孩子和表嫂聊过天后更觉得如果我哥嫂不为孩子做点事争取下起跑点,以后我们下一代就是我们家的为考个中考高考头疼,而表哥家的却在考虑国外的学校了,关键是我是看了好一些才慢慢才来的这种觉悟,而可怕的是我哥嫂基本没觉得有什么不对。 我妈妈和大多数80后的妈妈一样,会说别人家的孩子怎么怎么样,不是上学那会说的,因为上学那会隔壁左右我稍微强点,是从我工作以后说的,小到隔壁娟子穿戴比我好看多了,小到个子刚刚比前头那家小丫头高一丁点,小到邻村的发小取的老婆比我白多了,甚至说前头周丫头比我会挣钱多了,我问她不是村子里被私下说我最多的吗,30出头没结婚,买了辆车,在外面的事迹不怎么光彩,我一直以为是丢人的,没想到连这也被老妈羡慕一翻,“人家口齿伶俐,不肯吃亏啊,会赚钱啊,过得好啊”说实话这确实是快毁我三观了,好不容易建立起的正直感却被老妈打击得一踏糊涂,而往往最能引起我们情绪的就是我们最深爱的人了,我想起婆婆来我家,我妈一个劲地想说我从小没干过什么活做饭也不会,在他们家让她多担待,我婆婆精明得狠,当下放话,没事她要吃什么就自己做。我妈当时可能心都碎了,同样是婆婆我妈是特别愿意一辈子为我哥嫂做饭洗衣的,但发现我婆婆完全不客套一下,觉得我在他们家以后要受欺负了,于是千叮咛万嘱咐让我嘴甜点,多喊妈,我忽然觉得很心酸。我们家的人都是特别谦和的,起码对外人都是如此,凡事以和为贵,认为以心换心什么的,我想这是大多数农民的淳朴本质。但是我很感激自己这几年在外面见到的人和事,一味忍让是成不了事的,只会显得自己更软弱,而且也证明自己的不自信。己所不欲,匆施于人。好的坏的都一样。这个社会其实有个性的人更能承担责任,也更有创造力。另外婆媳关系自古以来就存在,我没法避免,但是人生那么长,结婚只是其中一件事,我不可能花很多时间来刻意计较一些鸡毛蒜皮的事,对公公婆婆该孝敬孝敬,必须保留几分客气和距离,让自己轻松也让别人轻松。我本知对错,一味忍让是不可能的,而这些现在对妈妈说也是没用的,以后很漫长,且行且看吧。
請輸入密碼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刪除 貼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