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囂的時代裡,溫度日記是一個溫馨寧靜的空間。在這裡,人們卸下疲憊、吐露不勇敢,得以再次遇見那真摯的自己。天不常藍,我們依舊溫柔堅定著。

本本

我們
來說說即將(已經?)畢業的我們 如果你覺得三年的時間很慢 那你一定是普高的 如果你想要很快的過完三年 我推薦你來華藝 因為這裡充滿了刺激、挑戰、競爭、人心...... 講我們的故事會講到天荒地老 講現在... 你們離別過嗎? 你們想像一個人 他曾經幾乎天天陪在你的身邊 但轉眼間他就要離你十萬八千里遠 將近有數百個甚至數千萬個日子見不到 有人說:「人,總到失去了才懂得珍惜。」 是嗎?你們說呢? 當我開始明白我必須歷經四年之久的遠距離 我開始拜託神明 希望大學四年也能跟華藝的三年一樣過得迅速 當我發現我沒有任何退路的時候 我必須抓住前面的每分每秒 我的每一個舉動都在影響著下一秒的改變 我深怕離別來得太快速 會帶走太多的情愫 我現在積極的累積回憶 卻換不走一個十萬八千里遠的距離 從6/12開始 我們彼此深知 越剩越多的是離別的日月 接著就拚命地想抓住對方 形影不離 卻在這之間發生其他的困難 我和他都是不會決定 不會選擇 我們每一次做決定總會吵架 我收起了我的硬脾氣 我用軟的態度對待這段感情 我能看到我們沒有那麼常吵架了 我不知道是他太忙 還是我們找到一個方式 我看到一個正在完成他所想要追求的事的人 那是我正愛的人 我無法幫上什麼忙 只能在旁邊默默的給予微小的鼓勵和微笑 然後抱抱 我和他就算待在同一個空間也會各自做各自的事情 他忙他的技術 我看我的美食 然後有時吐出一句「哇 看起來好好吃喔」 原以為他在忙不會注意到自己 但他總接上我的話「那我們下次一起去吃」 這時候心裡也是暖洋洋的 離別將近 捨不得的不是全然都是見不到 而是沒了他的日子 有時候的空虛是彼此無心的對話 和習以為常的生活 例如早上我固定五點半起床 六點出門 然後打電話叫他起床 搭上六點五分或十分的公車前往士林捷運站 有時候我會走去小北街等他 有時候他會走來捷運站等我 就這樣也一年多了 下課時間他總會拖著我去合作社 纏著我說可不可以吃糖果能不能喝飲料 十二點他就會逼我去吃午餐 然後睡覺 那班下山的公車 總是他牽著我擠進人滿為患的公車裡 那時我們還是傳說中的小紅帽沙丁魚 如今我變成小紅帽討厭的文大生 可能坐校車 可能搭公車 但一樣不可能的還是搭共乘吧 最不一樣的下山後的生活 不再是台電台北北區營業處下車 不再是士林分居下車 那副鑰匙吊在鑰匙圈上當吊飾 那扇門也不再是為我開啟 那隻長頸鹿也不再是我翹課後去的地方 不再是留在那裡休息的港灣 更多的不再是 是那一條不再去的巷子...... 每一次的離別都有不一樣的感覺 這次的餘韻實在太大 大到我必須睜眼不見曾經一起經過到風景 踏過的街道 和一起談論的人事物 兩個人的公車站 變成一個人要等待的車站 看得風景會不會不一樣 你那邊的風景美麗嗎?你還記得我很喜歡天空大過於海嗎 你還會不經意的抬頭看看藍天白雲嗎?今天的天氣真好 橋上的風景也很美 晚上比早上美 :「要加速嗎?」 ...... :「好啊。」 其實很多時候不要等到對方要離開了 才去賺取歡樂 不要等到各自去完成夢想時 依依不捨 如此只會越抓越緊 密不通風 悶死的則是自己的感情 留下的只有過往的記憶
請輸入密碼

本本

刪除 貼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