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ar Diary

貳貳年參月. 23:52
痛卻必須站著,只是因為眾目睽睽。 已經很久沒有真的寫下什麼沈澱了, 放不下的過去、過去的過去,然後是遠方。 我一直自認是感性多勝於理性的人,但在現實和生活裡還是無可避免地漸漸褪色,成為了那種只看成果,不看足跡的人。 突然想念相信堅持下去能看見美景的自己 能夠為了一個心之所向頑強地移動腳程、不管全世界都反對到底、自己起跑點多麼後面、就算要與所有人為敵。原來我曾經是可以為了夢想那麼用盡全力的人。但站在彼岸這頭的我,和她已經很陌生了。 成長是一席帶刺,做工精緻的美麗袈裟,不怕疼才能穿好,不怕痛以後就能站挺。 而當我穿上它,面對曾經一絲不掛的自己,還是會捨不得,還是會不能接受,終於要和她道別了。 ⠀ ⠀

Dear Dia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