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度日記是一個療癒系的心情日記社群,
亦是兩萬多位朋友的心靈避風港。

在這裡,
旅人們得以靜心書寫、記錄歲月中的美好。

圍繞在心事分享與生命連結,溫度從最純粹的日記服務出發,也將以不同的樣貌參與人們的 #心情 #日常。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澜巍】被秋后算账的沈教授(训诫预警)
这是沈教授掉马以后发生的事情了。 那天,赵云澜在办公室和曾经幻想自己可以抓住地星人的中二少年林玉森讨论工作,林玉森突然凑过去赵云澜耳边,吓得赵云澜双手护胸差点儿要大喊非/礼。 「你你你干嘛!我可是有沈巍了啊!」 林玉森看着好笑,挑了挑眉:「死给,谁想跟你一起啊!就是突然想起一件事儿。」 「啥事儿?」 「诶,你说,沈教授怕不是那时候傻了吧?」 「你才傻了吧唧的!诶不是,你说话也太欠揍了吧,那时候是啥时候?」 「就是去树林那次啊,我看见他自己把手往那陷阱里摁。沈教授当时在想什么?」 「你怎么当时不说?」 「那时候你那么讨厌我我说你信吗?」 再说了,谁敢说? 赵云澜听了,心里又生气又好笑。沈巍这家伙,现在想起来应该是为了消除自己对他的嫌疑吧,可他长了张嘴怎么就不用呢?偏要用伤害自己的方式,我赵云澜是一个这么不相信人的人吗??? 沈巍:也不知道当时是谁把自己扣进特调处里面审问。委屈.jpg。 —————————— 大战之后,海星地星一片祥和,黑袍使带领着地星改革,现在别说地星人,一只苍蝇都飞不过来海星。 这么闲,当然要早退。 于是赵云澜拿着钥匙,开着车就去接爱人下班了。 沈巍写着板书,突然打了个小小的喷嚏,肩膀抖了一下,下面的女学生全部捂着嘴,免得自己的尖叫声漏出来。 沈巍:这是……感冒了??? 沈巍抱着教科书和教案一回到办公室就看见赵云澜窝在椅子里,双脚放在桌子上,手里还拿着档案,听见他进来就抬起头,眉眼弯弯地看着自己。 真好看。 脚放在桌子上不脏吗? 「上了一天课累吗?」 赵云澜弹起来,把沈巍拥进怀里,在耳后吻了吻,满意地看着自家爱人唰一声红了耳朵。 「赵云澜!这是办公室!」 「我堂堂镇魂令主吻一下自己爱人还犯法啦?」边说手还不安分地越摸越下:「不如黑袍使大人跟小的说说我犯的是地星法还是海星法吧?嗯?」 「你……这样……成何体统!」 「我今天从林玉森那里知道了一件事儿。宝贝给我解释解释呗?」 沈巍突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什……什么事?」 赵云澜抓起沈巍的左手吻了吻,像吃棒棒糖一样把食指含进嘴里,又舔了舔指尖。 「粉笔……脏……」沈巍被撩得都要熟了,却被赵云澜扣住手腕缩不了手。 赵云澜放过了沈巍的手指:「林玉森和我说,那次你是故意把自己的手扎破的。」 沈巍眨了眨眼,才反应过来赵云澜在说什么。马上就心虚地移开了眼神,挣扎着要离开赵云澜的怀抱,装作要收拾被他弄乱的办公桌。 「咳……我……我……」嗯,说什么理由好呢?想看看海星的创可贴?想试试海星的医疗制度? 「嗯?」赵云澜绕到爱人身后,又抱住了他。 「我……」 「你不想我再怀疑你,所以才把自己手扎破的吧?」赵云澜收起了痞痞的语气。 沈巍被说中了,手上的动作都停了下来,低下头咽了口口水:「嗯。」 「为什么你明知道我是你的昆仑,却不愿意相信我,告诉我真相?」 沈巍虽然和赵云澜已经确认了关系一段时间,但听见刚才的话,还是不住一愣。 刚才,赵云澜说,他是我的昆仑。 「我……」听见赵云澜难得正经的语气,沈巍有点怕又有点委屈:「我……我怕伤害你。」 赵云澜简直想拍死这个脑子不开窍的:「那你伤害自己,我就不心疼了?」 「……对不起。」 「一句对不起可不够。」 沈巍本来听见赵云澜恢复笑意的语气,心里松了一口气。可听见他这样说,再想起之前,咳,耳朵又不可控地红起来。 「那……怎么……怎么才可以?」 「你这办公桌也不用收拾了。」 沈巍还没反应过来赵云澜这句话什么意思,就被一把推倒,整个人趴在了桌上,桌上的文件被扫到了地上。 「赵云澜!这是——」正想反抗的沈巍想起自己理亏,又弱了下去:「办公室……」 赵云澜挥手使出一道黑能量,把办公室的门锁上了,又把窗帘放了下来。 没等沈巍再说什么,就一掌拍到了被桌沿顶起来的地方。 「啪!」 清亮的声音回荡在不大的办公室里,虽然是惩戒,却带了点情色的味道。 沈巍被打得猝不及防,一声闷哼泄了出来。 太羞耻了。 他想反抗,却发现自己的右手被反扣在身后,赵云澜站在自己左边,于是左手也挡不了,只得收回手,把自己埋进臂弯里。 赵云澜看着好笑,抬手又是一下。 这次沈巍没有再发出任何声音,只是身体在巴掌落下的时候轻轻抖了一下。 「跟黑袍使大人说一下呗,要是让我发现你咬唇,那就重来。」 沈巍连忙放开了自己的唇。 赵云澜两下就解开了沈巍的皮带和裤子,略宽松的西裤随着笔直的双腿滑到脚踝。 「云澜……不要……」 赵云澜一口气左右劈劈啪啪地打了十下,才慢条斯理地开口:「不要什么?」 「云澜……我们回家好不好?」赵云澜本身力气就大,还落在自己敏感的地方,又羞又疼的沈巍不经意间就带上了哭腔。 赵云澜是铁了心要教训沈巍,不但强硬了拒绝,还一把脱下了最后的屏障,又落了几巴掌。 沈巍双臀和臀腿交界处已经红了一大片,臀峰更是变了深红色。 「用手打二十,再……」赵云澜在办公桌上扫视一圈,拿起旁边的纸镇:「用纸镇打十下,黑袍使大人觉得这量刑过分吗?」 沈巍听着赵云澜用着这么官腔的字眼跟自己说话,又想起自己的处境,羞耻得不想说任何话。 「黑袍使大人这是嫌太少了?要不我——」 「不!不是……够了。」 赵云澜听着爱人越发委屈的声音,心里也没有了惩罚的狠劲,就想赶紧打完好好哄一下。 于是又是一连十下巴掌轮流落在两边臀肉上。 被晾了一会儿的地方又挨上了打,同样的力气打下来却更疼了。沈巍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突然发现自己受不了这疼痛,一连串的责打让他到了后面几下不禁哼哼出声,双腿也不自觉地蹬了蹬。 赵云澜摸了摸那已经被打得红肿发热的地方,待手下的人逐渐平静下来,又继续责打。 打完了巴掌,打算速战速决的赵云澜没有再说什么,拿起纸镇就是一下。 跟巴掌不一样,实木做的纸镇落在臀肉上,声音闷闷的。 赵云澜能感觉得到手下的身体一下子僵硬了。他强忍着隐隐约约的心疼,又是一下。 「云澜……疼……」 「小巍乖,这是惩罚。乖乖挨完。」 赵云澜对于肯在自己面前示弱求饶的沈巍表示很是满意。 把纸镇放到了红肿的臀肉上,示意自己要继续了。 「小巍乖,我们一口气打完,快点打完就快点疼完好不好?」 「好……」 赵云澜怕沈巍挣扎伤着自己,于是加大了按着他的力度,不再说话,以三秒一下的速度完成了剩下的惩罚。 最后一下落下后,沈巍总算是呼出了一直憋着的气,无力地趴在桌上微微地喘息着。 赵云澜连忙抱起爱人,吻去他眼角因为疼痛而溢出的生理性泪水,将他拥进怀里,在他脸颊一遍一遍吻着,右手落到后面轻轻安抚着伤处。 「……对不起。」沈巍理顺了气,窝在赵云澜的的肩膀里,闷闷地道歉。 「不要再说对不起了,哪有谈恋爱一直说对不起的。」 「云澜……」 「嗯?」 「我爱你。」 「我也爱你。不过——」赵云澜顿了顿。 「什么?」 「以后再被我知道你伤害自己,就不是这么简单了。」 「嗯。」
請輸入密碼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電量偏低:20%
網路連線緩慢
網路連線不穩
無法於 Microsoft Edge 瀏覽器中,使用完整功能
無法於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中,使用完整功能
刪除 貼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