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囂的時代裡,溫度日記是一個溫馨寧靜的空間。在這裡,人們卸下疲憊、吐露不勇敢,得以再次遇見那真摯的自己。天不常藍,我們依舊溫柔堅定著。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路人X撒撒】您好啊撒老師(簡體版)
1 录制完成已经是後半夜了。 几个小时前,十一点的时候,撒贝宁看着台本,节目还有一大半没有录完。他再转头看看海东,海东侧脸对着他,和别的艺人助理聊着天,他能看见海东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这几天也是辛苦了他,自己连着几个节目录下来,他也是跟着自己几天没有回家,睡也没睡好。於是撒贝宁趁着导演与摄像师沟通的空档,让海东回家休息。 「海东,你先回家吧。」 「不用,这不是还有几个小时就完了嘛,我送完你回家再回去。」 「去吧没事,我能自己打车回家。」 「没事,我还可以。」 「回家吧,你看你都累成这样了。」 海东还想说什麽,但撒贝宁就那麽推着他出了录影棚。他最後还是拗不过撒贝宁,自己回家去了。 2 走出摄影棚的时候,没有一丝风。现在快要到夏天了,即便是後半夜站在空旷的地方也不觉得冷,但撒贝宁还是习惯性地拢了拢西装。 「撒老师。」 黑暗中一把低沈的声音就这样出现。 撒贝宁被吓得跳了一下,他认不出这把声音是谁的。正当他想回头的时候,随着急促的几步脚步声,一块毛巾被捂到口鼻上。 「唔!唔......」 撒贝宁自问不是什麽力大无穷的人,但经过几年的健身下来,基本的防御能力还是有的,但那人的手就像是钢铁一样,紧紧地禁锢着他,无论他怎麽捶打拉扯,也无法逃脱。毛巾上的药就那麽一点一点随着呼吸被吸入,撒贝宁终於抵受不住,浑身瘫软无力地昏了过去。 我的天,真不该让海东先回家的。失去意识前,撒贝宁这样想。 3 「撒老师。」 「撒老师,是时候醒过来了。」 声音那麽温柔无害。 撒贝宁被脱去了西装外套丶领带和鞋袜,只剩下一件纯白的衬衫,还有烫得笔直的黑色西装裤。似乎真的能听见那呼唤,床上的人侧了一下头,皱着眉头呻吟着渐渐苏醒过来。 「嗯......」 撒贝宁只觉得浑身酸疼,在药物的作用下就算睁开眼睛也只是天旋地转。他一如既往地甩了甩头,好像真的能甩掉一点晕眩。他终於成功对焦了目光,入眼的是一副自己从未见过的脸孔,和酒店的白色天花板。 「你......」一天主持下来,声音早已变得沙哑:「是谁......?」 「你不用知道,撒老师。」 说完这一句後,那人就突然动手,松开撒贝宁西裤的钮扣。撒贝宁惊讶地半张着嘴巴,过了半响才回过神来的挣扎,却发现自己的手早已被麻绳绑上,双脚也被绳子绑在床尾,可以活动的范围极其有限,那人只是推着小臂便能轻而易举地制服自己的抵抗。 「你干什麽!放开我......」 那人似是不耐烦的随手拿过旁边的领带,揉成一团就塞进了撒贝宁的嘴里。 「撒老师要乖乖的,你乖乖的就不会疼了。」 西裤连同内裤很快就被扯落到脚踝,撒贝宁意识到自己现在是下半身赤裸地在别人眼前,实在不忍直视那人炽热的目光,只得又羞又怒地半闭着眼恨恨地侧过头。 那人看到撒贝宁的动作,只是奸诈又了然地一笑。他解开了系在床尾的绳子,然後调整着长度重新绑到床头装饰用的木条上,这样撒贝宁便被迫打开了双脚。然後再在他不可置信的眼光中拿出一根按摩棒。 冰凉的润滑液就那麽倒上了撒贝宁的下身,那人的手指随着润滑液探入後穴,仅仅是进入了一节,那陌生的酸涨感却足以让撒贝宁加快了呼吸。 「撒老师......您......可真紧......」 撒贝宁被堵住嘴,只能呜呜地叫,他拼命地蹬着腿,扭动着身子,成功地踢到了那人的肩膀上,他疼得缩了一下,还插在自己後穴的手指也就被连带着抽了出去。意识到自己被暂停了侵犯,撒贝宁终於赫赫喘着气暂停了抵抗。 那人面无表情,还沾着润滑液的手抚上了撒贝宁的脸,低下头去揉自己的肩膀,抬起头的时候却突然换上了狠戾的表情。他不再说话,只是拿过按摩棒,就那麽捅了进去。 「唔!呜......」粗长的按摩棒就那麽进入了未被使用的地方,撕裂的疼痛就那麽一阵阵直击撒贝宁的神经。他一下子僵住了身体,头往後仰,展示着脖子好看的青筋,腿根不可自抑地颤抖。时间彷佛停顿了,房间里就只剩下撒贝宁粗重的呼吸声。 那人没有给予撒贝宁任何时间,又缓缓转动着抽出按摩棒,他看进撒贝宁的眼睛,里面都是痛苦的阴霾。 「撒老师,等下就好了。」 他说着便转动着按摩棒又缓缓往内推,受伤的後穴再一次与矽胶紧贴地摩擦,撒贝宁已经再也发不出任何声音了,只是整个人瘫软在床上,似是示弱又似是求饶般喘着气,呼出的气息都带了哭泣的意味。 那人拿着按摩棒的尾端又抽插了几次,肠道为了保护自身也终於分泌了一些肠液,於是进出时候的痛苦也减少了些。那人这一次在推进按摩棒後没有再拔出来,反而在原有的深度下再往内推了一下,然後从包装盒里翻出控制器。 撒贝宁好不容易适应了按摩棒,痛楚才刚刚得到舒缓,一阵阵针刺的感觉又从後穴传来。伴随着这感觉的还有让他惊慌失措的後穴肌肉不由自主的痉挛,好像有什麽逼迫着自己收紧那地方。过了一会儿撒贝宁才恍然大悟,那是一根有电击功能的按摩棒。 电击着那最敏感的地方可一点都不好受,撒贝宁很快便对那越来越强的电流投了降,每一次的电击之後,屁股便向那人的方向翘着。可是那人仍然无动於衷,只是伸手调整着按摩棒的位置,那按摩棒本身就长,顶端还有微妙的弧度,於是那人只需要转着圈就能找到撒贝宁的G点,这时按摩棒龟头的位置再次放电,G点被顶到,还被电击,撒贝宁终於坚持不住,再也顾不上羞耻,就那麽呜咽着射了出来。
請輸入密碼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刪除 貼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