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囂的時代裡,溫度日記是一個溫馨寧靜的空間。在這裡,人們卸下疲憊、吐露不勇敢,得以再次遇見那真摯的自己。天不常藍,我們依舊溫柔堅定著。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路人x撒撒】您好啊撒老師(繁體版)
1 錄製完成已經是後半夜了。 幾個小時前,十一點的時候,撒貝寧看著台本,節目還有一大半沒有錄完。他再轉頭看看海東,海東側臉對著他,和別的藝人助理聊著天,他能看見海東打了一個大大的哈欠。這幾天也是辛苦了他,自己連著幾個節目錄下來,他也是跟著自己幾天沒有回家,睡也沒睡好。於是撒貝寧趁著導演與攝像師溝通的空檔,讓海東回家休息。 「海東,你先回家吧。」 「不用,這不是還有幾個小時就完了嘛,我送完你回家再回去。」 「去吧沒事,我能自己打車回家。」 「沒事,我還可以。」 「回家吧,你看你都累成這樣了。」 海東還想說什麼,但撒貝寧就那麼推著他出了錄影棚。他最後還是拗不過撒貝寧,自己回家去了。 2 走出攝影棚的時候,沒有一絲風。現在快要到夏天了,即便是後半夜站在空曠的地方也不覺得冷,但撒貝寧還是習慣性地攏了攏西裝。 「撒老師。」 黑暗中一把低沈的聲音就這樣出現。 撒貝寧被嚇得跳了一下,他認不出這把聲音是誰的。正當他想回頭的時候,隨著急促的幾步腳步聲,一塊毛巾被捂到口鼻上。 「唔!唔......」 撒貝寧自問不是什麼力大無窮的人,但經過幾年的健身下來,基本的防禦能力還是有的,但那人的手就像是鋼鐵一樣,緊緊地禁錮著他,無論他怎麼搥打拉扯,也無法逃脫。毛巾上的藥就那麼一點一點隨著呼吸被吸入,撒貝寧終於抵受不住,渾身癱軟無力地昏了過去。 我的天,真不該讓海東先回家的。失去意識前,撒貝寧這樣想。 3 「撒老師。」 「撒老師,是時候醒過來了。」 聲音那麼溫柔無害。 撒貝寧被脫去了西裝外套、領帶和鞋襪,只剩下一件純白的襯衫,還有燙得筆直的黑色西裝褲。似乎真的能聽見那呼喚,床上的人側了一下頭,皺著眉頭呻吟著漸漸甦醒過來。 「嗯......」 撒貝寧只覺得渾身酸疼,在藥物的作用下就算睜開眼睛也只是天旋地轉。他一如既往地甩了甩頭,好像真的能甩掉一點暈眩。他終於成功對焦了目光,入眼的是一副自己從未見過的臉孔,和酒店的白色天花板。 「你......」一天主持下來,聲音早已變得沙啞:「是誰......?」 「你不用知道,撒老師。」 說完這一句後,那人就突然動手,鬆開撒貝寧西褲的鈕扣。撒貝寧驚訝地半張著嘴巴,過了半響才回過神來的掙扎,卻發現自己的手早已被麻繩綁上,雙腳也被繩子綁在床尾,可以活動的範圍極其有限,那人只是推著小臂便能輕而易舉地制服自己的抵抗。 「你幹什麼!放開我......」 那人似是不耐煩的隨手拿過旁邊的領帶,揉成一團就塞進了撒貝寧的嘴裏。 「撒老師要乖乖的,你乖乖的就不會疼了。」 西褲連同內褲很快就被扯落到腳踝,撒貝寧意識到自己現在是下半身赤裸地在別人眼前,實在不忍直視那人熾熱的目光,只得又羞又怒地半閉著眼恨恨地側過頭。 那人看到撒貝寧的動作,只是奸詐又瞭然地一笑。他解開了繫在床尾的繩子,然後調整著長度重新綁到床頭裝飾用的木條上,這樣撒貝寧便被迫打開了雙腳。然後再在他不可置信的眼光中拿出一根按摩棒。 冰涼的潤滑液就那麼倒上了撒貝寧的下身,那人的手指隨著潤滑液探入後穴,僅僅是進入了一節,那陌生的酸漲感卻足以讓撒貝寧加快了呼吸。 「撒老師......您......可真緊......」 撒貝寧被堵住嘴,只能嗚嗚地叫,他拼命地蹬著腿,扭動著身子,成功地踢到了那人的肩膀上,他疼得縮了一下,還插在自己後穴的手指也就被連帶著抽了出去。意識到自己被暫停了侵犯,撒貝寧終於赫赫喘著氣暫停了抵抗。 那人面無表情,還沾著潤滑液的手撫上了撒貝寧的臉,低下頭去揉自己的肩膀,抬起頭的時候卻突然換上了狠戾的表情。他不再說話,只是拿過按摩棒,就那麼捅了進去。 「唔!嗚......」粗長的按摩棒就那麼進入了未被使用的地方,撕裂的疼痛就那麼一陣陣直擊撒貝寧的神經。他一下子僵住了身體,頭往後仰,展示著脖子好看的青筋,腿根不可自抑地顫抖。時間彷彿停頓了,房間裏就只剩下撒貝寧粗重的呼吸聲。 那人沒有給予撒貝寧任何時間,又緩緩轉動著抽出按摩棒,他看進撒貝寧的眼睛,裏面都是痛苦的陰霾。 「撒老師,等下就好了。」 他說著便轉動著按摩棒又緩緩往內推,受傷的後穴再一次與矽膠緊貼地摩擦,撒貝寧已經再也發不出任何聲音了,只是整個人癱軟在床上,似是示弱又似是求饒般喘著氣,呼出的氣息都帶了哭泣的意味。 那人拿著按摩棒的尾端又抽插了幾次,腸道為了保護自身也終於分泌了一些腸液,於是進出時候的痛苦也減少了些。那人這一次在推進按摩棒後沒有再拔出來,反而在原有的深度下再往內推了一下,然後從包裝盒裏翻出控制器。 撒貝寧好不容易適應了按摩棒,痛楚才剛剛得到舒緩,一陣陣針刺的感覺又從後穴傳來。伴隨著這感覺的還有讓他驚慌失措的後穴肌肉不由自主的痙攣,好像有什麼逼迫著自己收緊那地方。過了一會兒撒貝寧才恍然大悟,那是一根有電擊功能的按摩棒。 電擊著那最敏感的地方可一點都不好受,撒貝寧很快便對那越來越強的電流投了降,每一次的電擊之後,屁股便向那人的方向翹著。可是那人仍然無動於衷,只是伸手調整著按摩棒的位置,那按摩棒本身就長,頂端還有微妙的弧度,於是那人只需要轉著圈就能找到撒貝寧的G點,這時按摩棒龜頭的位置再次放電,G點被頂到,還被電擊,撒貝寧終於堅持不住,再也顧不上羞恥,就那麼嗚咽著射了出來。 p.p1 {margin: 0.0px 0.0px 0.0px 0.0px; font: 11.0px Helvetica; color: #000000; -webkit-text-stroke: #000000} p.p2 {margin: 0.0px 0.0px 0.0px 0.0px; font: 11.0px 'PingFang HK'; color: #000000; -webkit-text-stroke: #000000} p.p3 {margin: 0.0px 0.0px 0.0px 0.0px; font: 11.0px Helvetica; color: #000000; -webkit-text-stroke: #000000; min-height: 13.0px} span.s1 {font: 11.0px 'PingFang HK'; font-kerning: none} span.s2 {font-kerning: none} span.s3 {font: 11.0px Helvetica; font-kerning: none}
請輸入密碼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刪除 貼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