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囂的時代裡,溫度日記是一個溫馨寧靜的空間。在這裡,人們卸下疲憊、吐露不勇敢,得以再次遇見那真摯的自己。天不常藍,我們依舊溫柔堅定著。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獒龍】 我吃醋了
張繼科覺得自己心裏的pH值低得不能再低了。 龍仔在他不遠的地方練著發球,腰和臀部隨著發球的動作一上一下的。 操。 他想起今天早上。 早上自己起來就覺得身體有點難受,一會兒想吐一會兒不想吐的。他也沒跟隊醫說,打算撐一撐應該就會過去了。 好不容易梳洗完,去到食堂看見馬龍,張·看見自家龍仔就會沒了骨頭·繼科馬上就走過去靠在他左邊肩膀上,馬龍習以為常地抬起右手拍拍他的頭:「早啊繼科兒~」 軟軟的奶音敲在張繼科心上,暖到了胃裏,好像不怎麼難受了。 吃完早飯,張繼科掛在馬龍身上走到訓練場。 「繼科兒,幫我一下。」聞言張繼科離開了馬龍的肩膀,等他坐下擺好姿勢後,雙手壓在他肩膀上用力往下按幫他壓腿。 龍仔脖子好白,耳側好暖,還有好聽的因為壓腿的些微的疼痛的喘息。 「好了,繼科兒,要我幫你麼?」 「啊?」 「啊什麼啊你,」馬龍失笑:「我幫你壓壓腿?」 「不用了,我一會兒才做熱身。」 「好吧。」然後馬龍又覺得左肩一沉。「欸繼科兒你看看小胖。」 「小胖怎麼啦?」 「他這樣打球腰很容易受傷的。」 切,什麼嘛,你怎麼只關注小胖,卻感覺不到我難受。張·委屈·繼科想。 「小胖!」馬龍皺著眉頭在場外看了一會兒,然後喊道。 「欸!哥!」樊振東呼哧呼哧地跑過來。 「過來我給你說說。」 張繼科想著想著更不樂意了,就這麼掛在馬龍身上。 「繼科兒,我要跟小胖打球了。」 「嗯......龍仔我難受......」張繼科索性雙手一抱,側頭在他肩膀上磨蹭兩下,像撒嬌的奶狗。 「你怎麼啦?要不你到場外坐坐?」馬龍抬抬下巴,示意張繼科坐到旁邊的椅子上。 張繼科轉念一想,還是算了,便嗯了一聲到了邊上。馬龍還稀奇怎麼突然間張繼科像開了竅一樣,但小胖還在一邊等著,他也沒多想,拉著小胖到一旁打球去了。 今天也是不知道怎麼了,也許是快要到公開賽了吧,孔令輝從女隊那邊過來了,和劉國梁一起抓練球抓得特別嚴,兩人分別抓著馬龍和張繼科練球練了一天,張繼科還好一點兒,劉國梁顧忌他的腰傷,所以每隔兩個小時便讓他休息一會兒,但馬龍被孔令輝抓著練完正手練反手,練完反手練發球,整個人累得像從水裏撈起來似的。結果一整天下來,不但張繼科沒能跟馬龍說上半句話,馬龍沒能問上張繼科到底身體怎麼了,就連晚上總結的時候,兩人也被抓著訓了一個小時,足足折騰到了晚上十點鐘才離開訓練場。 回到房間,馬龍累得顧不上身上的汗,一股腦兒攤在了床上。馬龍躺下的時候衣服掀了起來,露出了半個白白的肚皮,像刺蝟毫無戒心地把最脆弱的柔軟的肚皮露出來給信任的主人,看得張繼科心裏癢癢的。 不行了,先去洗澡。 張繼科拉過旁邊的衣服蓋在馬龍肚子上,關窗開了空調,洗澡去了。 熱水沖在張繼科身上,好像讓人沸騰了起來。他在浴室裏滿腦子都是今天馬龍為了樊振東趕走自己的事兒,還有他柔軟的頸項和肚子。張繼科再也按耐不住,三下五除二地就擦乾身子穿好衣服出了浴室。 到床邊一看,馬龍已經睡著了,瀏海沾了汗軟軟地塌在額頭上,左手放在胸前,右手微微握拳放在耳邊,讓人覺得又可愛又心疼。 「龍仔你快去洗澡,洗完了繼續睡覺。」張繼科站在床邊,雙手一拉,把馬龍整個人從床上拽起來,推著快要再次睡著的馬龍去浴室。 男生畢竟是男生,不到十五分鐘馬龍便從浴室裏出來了。一看見馬龍踏出浴室的張繼科馬上湊過去,按著他肩膀,引導他到床邊坐下,接過他手裏的毛巾開始幫他擦起頭髮來。 「龍仔龍仔,我們來玩個遊戲吧。」 「好呀繼科兒,」洗完澡的馬龍去了身體上黏黏的感覺,也清醒多了,「玩什麼呀?」’ 張繼科湊到他耳邊,用氣音道:「我們今晚誰最快射,就要接受對方的懲罰。」然後滿意地看著馬龍的臉一下紅到耳根兒。 「那......那個......繼科兒,我......我......」 放心吧馬龍,你輸定了。 張繼科一下把馬龍推倒在床上,從枕頭底下摸出一根一指粗的繩子:「龍仔你先來吧。」他邊說邊把馬龍的手綁在一起,拉到頭頂再綁到床頭的鐵支上。 「欸不是繼科兒......唔......」話未說完馬龍便被張繼科的吻堵住了嘴,他一遍接吻著一邊扯著手腕上的繩子。張繼科左手一伸壓住了他不安分的雙手,右手從衣服下擺伸進去,從微微在扭動的腰,向上摸到肋骨,手指像彈琴一樣輕快地跳動著,最後沿著胸肌找到那敏感的已經有點挺立的乳頭,拇指輕輕在頂端一掃—— 「嗚!」馬龍被激得一下子挺起胸膛。 張繼科故意使壞一而再再而三地輕掃已經挺立的乳頭,馬龍覺得身體癢癢的,心裏也癢癢的,他不能自制地扭動著,祈求張繼科好好安撫他。張繼科勾起嘴角,雙手一推把衣服推倒鎖骨,然後朝著馬龍的乳尖吹了一口氣,一下子逼得馬龍帶著哭腔喊張繼科的名字。 「繼科兒......」馬龍覺得自己要死了。 「龍仔我們玩點兒別的吧。」張繼科從床頭櫃裏拿出潤滑劑,倒了一點兒在手心,稍微用體溫讓潤滑劑變得像普通的水一般流動,一如剛才一般,左手托著馬龍的腿一推推到胸口,然後右手食指就著潤滑往馬龍的後穴探進去。草草進出擴張了兩下,又伸進了中指,他模仿著舌頭舔弄的動作在穴口進進出出,然後微微分開兩根手指,把無名指也塞了進去,然後模仿平日兩人做的速度操弄了十幾下,惹得馬龍抓緊了手邊的繩子。 馬龍聽著張繼科翻了一下床頭櫃旁的袋子,然後突然間覺得穴口一涼,他掙扎著抬起頭來一看,看見了張繼科手中一根黑色的矽膠按摩棒,羞得馬龍一下子掙扎了起來。 「繼科兒......你怎麼......」 「shu……龍仔......這個聽說很好用的......」張繼科邊說邊打開了開關,只見它以比馬龍預計中還要激烈地震動了起來,前端模仿guitou的位置還微微轉著圈。張繼科把它放到穴口邊,輕輕一推,不太粗壯的棒身便進了去。 毫無心理防備的馬龍突然被一根東西直搗自己最敏感的地方,按摩棒guitou的位置還要死不死的抵著前列腺,只覺得一陣陣酥麻從被開拓的地方一直往上竄,到尾椎骨然後脊椎,接著衝上大腦。張繼科把馬龍的腳架到自己肩膀上,左手握著他的勃起上下擼動著,指甲時不時刮過鈴口。 「繼科兒......」 聽見愛人呼喚自己的名字,張繼科抬起頭,入眼的是像魚一般扭動著的馬龍,白晢的肌膚因為快感而泛紅,看起來像可口的草莓蛋糕。 「龍仔,今兒你不理我了......」張繼科語氣帶著委屈,聳拉著眼角,像隻被搶了食盤的小奶狗。 「嗚......我哪有......」馬龍大腦混混沌沌的,再怎麼轉也想不起來何時何地得罪過張繼科,只能下意識否定他的指控。 「真的沒有嗎......你想想......」張繼科說著把按摩棒抽出了些許,調高了一檔。 「嗚!啊哈......繼科兒......拜託......」馬龍驚叫一聲。錯了!錯!了!剛才那算是什麼!現在才是要死了!張繼科不知道現在按摩棒的guitou不再抵著自己的前列腺,但卻會在旋轉的時候堪堪擦過那個地方,麻癢的感覺比剛才胸前被玩弄的時候更甚。馬龍想來想去都想不到自己到底做了什麼,一陣陣快感湧上大腦,下身卻被張繼科握著,雙手又被綁著動彈不得,又羞又委屈又難受之下,竟哭了起來。 張繼科看著自家愛人突然就紅了眼眶,眼淚不斷地往外掉,以為自己弄疼他了,趕緊抽出按摩棒,扯著繩尾鬆開繩子,一邊幫他捏著肩膀,一邊吻著他眼角的淚水。 「嗚......繼科兒......」馬龍抓著張繼科的衣領,還沒從生理的刺激中回過神來,張繼科心疼地看著哭得臉頰都變得粉紅的人兒。張繼科都怪你!,怎麼連小胖的醋都吃啊!你看看把馬龍都弄成這麼難受了! 「繼科兒......你是不是吃......吃了小胖的醋啊…...」馬龍逐漸冷靜下來,總算想起自己早上對張繼科說過什麼話。 張繼科生怕馬龍不小心噎著自己,雙手一撈,把馬龍抱了起來,讓他靠在自己肩膀上。他聽見馬龍的話,嗯了一聲,然後把馬龍抱得更緊,一下下掃著他的背,無聲地為自己剛才的行為道歉。 「繼科兒......我們繼續吧......」 「你還好麽?」 「嗯......」說著馬龍自己雙手握上了張繼科的碩大,張繼科光是看著馬龍修長的手指握著自己的東西,便很快硬了起來。馬龍抬起左手摟著張繼科的脖子,右手扶著充血的物事,對著自己的穴口,然後慢慢坐了下去。 龍仔都這麼主動了,張繼科覺得自己要是這都能忍住,那還當什麼帝國的絕兇虎啊!他低吼一聲,扶著馬龍的腰一下子發起進攻,一下一下往上侵佔著領地。坐著的姿勢讓張繼科能進入得更深,馬龍很快只能仰起頭,張大嘴喘息著,他熾熱的氣息對張繼科無疑是最振奮的鼓勵。 過了不知道多久,馬龍在張繼科再次狠狠擦過前列腺的時候釋放了,馬龍高潮時腸肉絞緊了張繼科的碩大,收緊的小穴讓張繼科也射了出來。 事後馬龍累得馬上就睡了過去,張繼科抱著馬龍到浴室裏清理、洗澡,然後幫他擦乾頭髮和身體,接著替他按摩了一下腰,還有手腕和手臂,最後在額頭上落下一個晚安吻,抱著馬龍也睡了過去。 — 第二天早上,馬龍憑著自己過硬的生理時鐘準時醒了過來,他動了動身體,卻沒有預想中的痠痛,只有些微的疲勞。他起床梳洗過後,惡作劇地一下子坐到張繼科胯骨上:「繼科兒~起~床~啦~」 張繼科不情不願地張開眼睛,看見自家愛人逆著光看著自己笑得香甜,也跟著一起勾起了嘴角。 「早啊龍仔。」 張繼科起床下地,卻踩到了昨晚被自己一時情急之下扔到床下的按摩棒。他想起袋子裏好像還有什麼東西沒用到,他去翻了翻,噢,一顆粉紅色的跳蛋。 他想起當時他還在選擇買粉紅色的好,還是買藍色的好,然後他想起每次做愛的時候龍仔泛紅的肌膚,於是買了個粉紅色的。 「龍仔......」聽見張繼科叫自己,馬龍有不祥的預感,趕忙拎起訓練包想要逃。 「額…...那個......繼科兒我剛收到教練信息......先走了......啊!」 張繼科一下兒把想要逃走的馬龍扯回自己懷中:「龍仔......你還沒道歉呢......」 「操你的張繼科!昨晚還不夠嗎?」 「當然不夠啊。還有,昨晚你輸了。」 馬龍覺得自己不理虧,但卻有點愧疚,畢竟是自己沒留意到繼科兒身體難受,於是語氣也放緩了半分:「那......你想怎麼樣?」 「今天龍仔就帶著這個練習吧!」張繼科笑得得意,揚了揚手裏的東西。 馬龍看著他手裏的跳蛋,像昨晚一樣一下子紅了臉:「不!可!能!」 「好吧!我給你個選擇,要是你自己把它放進去,中午吃完飯我幫你拿出來,要是你要我幫你放進去,那我今晚訓練完才幫你拿出來。」 「操你的張繼科!」 張繼科覺得髒話詞庫貧乏的馬龍真的很可愛,他走過去一下撒嬌一般抱緊了馬龍:「怎麼樣?你選哪個?」 「我......自己來......」 馬龍走過去躺在床上,折起雙腳,接過張繼科遞過來的潤滑劑,到了一點在手上,然後往自己穴口伸去。昨晚被玩弄的穴口還有點紅腫,手指輕而易舉便滑了進去。 張繼科目不轉睛地看著馬龍,太他媽誘惑了! 馬龍感覺到張繼科灼熱的目光,羞得一下子抬起左手手臂遮著自己的臉。他擴張了兩下,拿起跳蛋便塞進去,小巧的跳蛋一下子便滑了進去,留下一根電線在外面。 張繼科滿足了,梳洗完便掛在馬龍身上,離開宿舍訓練去了。 — 「龍!」劉國梁一看見馬龍到了訓練場便喊了他過去。 「欸!教練。」 「那個,你今兒跟方博練一下。」 「哦好的。」說完馬龍回頭向張繼科使了個眼色,暗示他不要亂來。張繼科聳了聳肩膀,一副我不知道你在說啥的模樣。 馬龍一整個早上都提心吊膽的,害怕張繼科突然開啟了自己體內的東西。那東西在身體內隨著身體的動作也動來動去的,弄得馬龍也很難受,打球的動作也受了影響,好幾個應該接著的球也沒接著。方博看著馬龍今天的表現,心裏覺得很奇怪,但又不敢問,只得繼續打下去。當馬龍和方博打得火熱,快要忘掉自己身體內還埋著這麼一顆跳蛋的時候,張繼科在教練轉身的片刻,伸手到褲袋裏,推開了按鈕。 馬龍看著方博打回來的球,正準備一個反手抽回去,體內的跳蛋突然突突地動了起來。 操!你!的!張!繼!科! 於是正好好打著球的方博便看見了隊長呻吟一聲,連拍子都沒來得及放下,扶著球桌一下子蹲了下來。 「欸!龍隊!」 其他隊員聞聲也看了過來,張繼科嘴邊帶著不可察的笑意跑了過來,雙手一托,把馬龍扶了起來。 「你沒事吧?」 要是眼神能夠殺死人,馬龍覺得自己已經殺掉了張繼科無數次。 張繼科想,切,龍仔才不忍心殺我。 「沒事,我就熱身沒做好,抽筋了,都散了吧......」 在一旁看的方博心想,龍隊你騙誰啊,要是你真的熱身沒做好,那我們每個人應該都沒做熱身了好嗎?可是看著龍隊有點痛苦的臉,他也不想就這麼耗著,於是也出了聲叫其他隊員各自繼續練球去了。 馬龍感激地看了方博一眼,笑了一下,方博正想說些什麼,卻覺得張繼科那種你還有什麼屁話要說的眼神快要把自己釘穿了,他摸摸鼻子:「額......龍隊你趕緊去醫療室吧......」 張繼科攙著馬龍去了醫療室,馬龍覺得自己快要燒熟了,要是剛才沒忍住,發出點什麼聲音來,那可就羞死了...... 「張繼科!」 龍仔連罵人的聲音都軟萌軟萌的,好可愛呀! 張繼科討好地抱上馬龍,下巴擱在他肩膀上,帶著他晃啊晃的:「好啦,龍仔別生氣了。」 「你怎麼可以則樣子!」 「我沒在教練跟你說話的時候弄你啊!」 「你在我跟方博打球的時候弄!那有什麼區別!」 「區別大了去了!你想想,要是我在教練前弄,那胖子肯定得抓你來這裏不可,到時候隊醫一檢查你就知道了啊!那到時候你又要聽他是哇是哇地說一頓了。」 馬龍被張繼科的話氣得很無奈,哪有這樣得了便宜還賣乖的人啊! 「你幫我弄出來!」 張繼科樂了,龍仔好像忘了可以自己拿出來的事實。 「好吧,你躺在床上,我幫你。」 馬龍躺在床上,張繼科分開他的臀肉,拉著電線,那跳蛋便一併被拉了出來。他抽了兩張紙巾,把馬龍下面的潤滑劑擦乾淨。 終於脫離了折磨的馬龍,起來整理好衣服,扔下一句「不理你了!」便頭也不回地回到了訓練場,剩下張繼科一個人在醫療室裏。 哎!沒關係!不是還有晚上嘛! —Fin— p.p1 {margin: 0.0px 0.0px 0.0px 0.0px; font: 11.0px 'PingFang HK'; color: #000000; -webkit-text-stroke: #000000} p.p2 {margin: 0.0px 0.0px 0.0px 0.0px; font: 11.0px Helvetica; color: #000000; -webkit-text-stroke: #000000; min-height: 13.0px} p.p3 {margin: 0.0px 0.0px 0.0px 0.0px; font: 11.0px Helvetica; color: #000000; -webkit-text-stroke: #000000} span.s1 {font-kerning: none} span.s2 {font: 11.0px Helvetica; font-kerning: none} span.s3 {font: 11.0px 'PingFang HK'; font-kerning: none}
請輸入密碼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刪除 貼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