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囂的時代裡,溫度日記是一個溫馨寧靜的空間。在這裡,人們卸下疲憊、吐露不勇敢,得以再次遇見那真摯的自己。天不常藍,我們依舊溫柔堅定著。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撒何】遵命,我的愛人
導演喊卡的那一瞬間,何炅整個人癱倒在錄影廠內的道具床上。 累。 很累。 好久都沒有這樣累過了,渾身的肌肉疼得身體好像快要散了。何炅覺得感冒不是大病,但病起來是真要命,他這次還是病毒性感冒,只能等自身的免疫力讓身體慢慢好起來。本來對一般人來說感冒也不是什麼,但對於嗓子比天都大的職業要求,他也很是苦惱。 「好點兒了嗎?」低沈嗓音的主人過來輕柔地抱起了自己。 「撒撒…...」何炅就著撒貝寧的力氣坐了起來,然後伸手回抱撒貝寧,順勢把頭枕在他頸窩裏。「累......咳咳......」 「看到了看到了,剛才看到你做偵探連眼神都有點散,心疼死我了。」撒貝寧聽到何炅有氣無力的咳嗽,連忙拍拍他的背替他順氣:「我泡了點兒這個,趕緊趁熱喝。」 何炅接過暖水杯,一打開瓶蓋,一陣香甜的柑橘味撲鼻而來。他小心翼翼地喝了一口,瓶子裏的液體進口不燙也不冷溫度剛好。那是自己最近很愛喝的柚子蜜,一口下去,味道酸甜適宜,清爽解渴,如今暖的喝下去讓咽喉十分舒服。 看著何炅喝了半杯,撒貝寧才把水杯接過去。 「走,回家休息去。」 * 何炅怕冷,所以他的屋裏長期都是開著暖氣。 一回到家,屋裏的溫度讓何炅無法再穿著風衣,他把風衣脫了隨手扔在沙發上,解開襯衫最上面的鈕扣,然後就趴到了床上。 於是撒貝寧進房間的時候看到的便是這一幅畫面:床上的人兒趴伏在床上,頭枕在疊起的雙臂上,因為這一個動作,白色的襯衫被拉緊了,勾勒出好看的腰線,還露出一部分白晢的腰。下面的緊身牛仔褲包裹著一雙筆直纖細的腳,可愛小巧的小腳丫沒有被主人放到床上,半空懸著在床沿。 真是......秀色可餐。 不行,他還病著呢。 「你這樣一不小心感冒又要加重了。」 何炅在安靜的房間內放鬆了心神,突然撒貝寧進來說了這麼一句話讓他整個人嚇得彈了一下。他翻過身,心有餘悸地瞪了撒貝寧一下。 「嚇死我了......」 因為他的動作,襯衫被拉扯得更緊,衣服下擺被掀開,露出他軟軟的小腹。 我天!這…... 撒貝寧突然想起剛才錄影的時候,何炅掀開風衣的衣襬,嘚瑟地向自己走來,大搖大擺地炫耀來自二零一六年的皮帶。 天知道他忍得多辛苦才沒有把這個只會撩人的就地正法。 「咳......嗯......你那個......腰好點兒了嗎?」 「好多了,普通肌肉痛而已,哪像你弄的?」嫌棄嗔怪的語氣。 行!這是你自己撩的。不是有那麼一句話來著?先撩者賤。哦不,是先撩者在下面。 * 「炅炅老師,今天的褲子很緊嘛。」撒貝寧伸手撫上褲子鼓起的一團,輕輕的揉捏著。另一隻手不安分地解著襯衫的鈕扣。 何炅懶得睜開眼睛,伸手去推他的手。 「會傳染......」 撒貝寧看著何炅側過頭,皺著眉頭咬著唇,一副欲拒還迎的樣子,喉嚨裏還發出如小貓嗚咽的聲音。 「明明就很享受。」撒貝寧避而不答,低頭吻著何炅鎖骨,輕輕地咬住一塊肉,任它在唇齒間來回廝磨。 「別…...會......會看到的......」 「沒關係,你平常穿衣服都是西裝,不會看到的。」 何炅面對著這個不要臉的人,決定還是放棄抵抗。 * 「撒撒…...」 撒貝寧沒有回應愛人的呼喚,他專心地取悅著那人胸前的兩點。舌頭舔舐著左邊的乳尖,不時吸吮一下,然後用舌尖戳弄最敏感的尖端。右手也沒落下剩下的那一顆,與左邊不同,他刻意地忽略乳尖,只是用指腹來回在周圍轉著圈,等身下人發出無法再忍耐的祈求後再極其偶爾地用指甲划過尖端,惹得又是一陣顫抖。 他轉移陣地,與愛人唇舌糾纏,雙手若有似無地掃過腰際,然後解開皮帶,扯下礙事的牛仔褲扔到房間的角落。他放開他的唇,折起他的雙腿,推到胸膛的位置,適當地拉下內褲,讓後穴暴露在空氣中,前方的敏感卻依然包裹在布料裏。他左手隔著布料描繪他性器的形狀,右手伸到嘴邊。 「舔。」 何炅乖巧地扶著他的手,逐個指頭舔了一遍。撒貝寧看著他粉紅的舌尖若隱若現,忍不住又伏下身去索吻。 「乖。」在親吻的間隔他這樣說。 被舔濕的手來到後穴,食指小心翼翼地往裏探進。身下人難受地哼哼。撒貝寧整理他汗濕的額髮,在顫抖的眼簾上落下一吻。為了安撫這難以避免的疼痛,他用拇指摸索著來到了會陰,不輕不重地打著圈揉弄,身下人果不其然憋不住一聲酥麻的呻吟。及後他又似乎是因為聽到了自己的聲音害羞了,抬起手遮住自己的眼睛。 * 差不多的時候,撒貝寧脫下剩下的束縛,緩慢地進了去。有了先前的擴張,這過程也不怎麼難受了。那是比手指的滾燙得多的溫度,何炅抬手圈住在自己身上肆虐的人,主動地在他唇上燒旺了慾望的火焰。 「我愛你撒撒。」 得了愛人的鼓勵,撒貝寧更加賣力地動了起來,碩大一下下撞上前列腺,前端無人撫摸,快感兵分兩路,從前列腺傳到小腹,從後穴竄到大腦。一次次的進攻,一次次的電流,何炅搖著頭懇求要慢點,撒貝寧卻依然充耳不聞。 「啊…...撒撒......」高潮的那一瞬間,何炅抱緊了撒貝寧,仰頭,壓抑了大半場情事的呻吟缺堤而出。 高潮後的何炅攤軟在床上,雙眼放空地喘著氣。撒貝寧沒有再動,只是等他慢慢緩過氣來。他撫上身下人因為快感而發紅的眼角。 「我們再來一次好不好?」 何炅差點兒就搖頭拒絕了,可他想起他們倆接下來兩個月的行程,最終那句「不」還是不忍心說出口,可要他看進愛人的眼睛深處邀請他來操自己也是件羞恥至極的事,於是他只得別過頭。撒貝寧看見他的睫毛隨著眨眼的動作抖動著,眼神可愛地閃縮著,嗓子沙啞。 「你想怎麼操怎麼來都可以。」 「遵命,炅炅老師。」 遵命,我的愛人。 ——END—— p.p1 {margin: 0.0px 0.0px 0.0px 0.0px; font: 11.0px 'PingFang HK'; color: #000000; -webkit-text-stroke: #000000} p.p2 {margin: 0.0px 0.0px 0.0px 0.0px; font: 11.0px Helvetica; color: #000000; -webkit-text-stroke: #000000; min-height: 13.0px} p.p3 {margin: 0.0px 0.0px 0.0px 0.0px; font: 11.0px Helvetica; color: #000000; -webkit-text-stroke: #000000} span.s1 {font-kerning: none} span.s2 {font: 11.0px Helvetica; font-kerning: none} span.s3 {font: 11.0px 'PingFang HK'; font-kerning: none}
請輸入密碼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刪除 貼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