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囂的時代裡,溫度日記是一個溫馨寧靜的空間。在這裡,人們卸下疲憊、吐露不勇敢,得以再次遇見那真摯的自己。天不常藍,我們依舊溫柔堅定著。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王嘉爾x何炅】哥哥,你是我最愛的人啊
「嘉爾,你是很喜歡包貝爾是嗎?」何炅小心翼翼地問。 王嘉爾正在整理手卡,他漫不經心地回答:「對呀!因為我覺得他人很好,很那個......可愛!」 噢,好吧。 何炅對於弟弟這個在意料之中但又在想像之外的直白回答有點莫名其妙的情緒,但一向習慣隱藏自己心情的他沒有多說什麼,但他也不想再繼續這個話題。 「怎麼了嗎,哥?」王嘉爾的問題來得猝不及防。 「哦,沒事,我就問問嘛。」 何炅帶著試探性的急切的又帶著點兒膽怯和盼望的小眼神始終沒有對上王嘉爾的眸子。 * 何炅習慣了在每次錄製之後請大家吃飯。 大家習慣了在每次何炅請大家吃飯的時候聽他講著故事。 今天包貝爾這個曬妻狂人來了,他喝了酒酒勁兒上頭一直說呀說,大家也都沒有在意,聽著他黑自己妻子也是件挺好的事情。 劉愷樂聽著聽著,仰頭喝酒時眼尾睄見了今晚沒怎麼說話的何炅。 「何老師,怎麼了?」畢竟是跟著快樂家族化妝花了好久一段時間的人,他走過去,一屁股毫不含糊地坐下去。 何炅搖搖頭,只是默默地喝著酒。 劉愷樂伸手擋了擋酒瓶,沒擋住,他又遲疑了兩秒才開口:「別喝了,待會兒又得胃疼了。」 「樂樂,」何炅轉臉看著他,眼睛紅紅的。 「嗯?」 「沒事。」 劉愷樂拍拍何炅的大腿,沒有多作言語。他不動聲色地回到飯桌上,經過王嘉爾的時候,他悄悄點了小傢伙的肩膀,又指指何炅。 劉愷樂走了不久,何炅就感覺一顆毛茸茸的腦袋鑽了上來。 「哥,你又不聽話了。」 看到小傢伙湊上來,何炅心裏的小鬱悶消了一大半,也就有心情打起趣來:「哎呀,今晚讓哥哥喝一下就不會怎樣。」 「哥!」 「好嘛~」 於是飯桌上又有了何炅的聲音。 * 今晚何炅喝了不少,被王嘉爾送回家的時候臉頰微紅。 踏進家門,關了門,脫下鞋,王嘉爾把何炅按在沙發上,湊前,停在唇前一公分,輕輕地落下蜻蜓點水的一吻,退後,又停在唇前一公分,再一吻,退後,保持距離。 「哥哥。」 再一吻。 何炅手環抱在王嘉爾的脖子,一次次地回應。 在再一次分開之前,他們接吻,直到呼吸急促,直到臉色漲紅,直到熱血沸騰。 如果可以的話,多希望能直到今生爾後。 「哥哥。」 溫熱的氣息吐在自己耳後,他還能感覺到王嘉爾的手溫柔地摸著自己的後腦勺。 「哥哥。」 「哥哥。」 「就算我怎麼愛別人,哥哥都是我最愛的人。」 「現在最愛,以後最愛,永遠都最愛。」 何炅突然湧上想哭的衝動。 他不說話,生怕一開嗓就是哭腔,他只是點點頭。 * 「所以,哥哥你今天吃醋了是不是?」 何炅猛地推開抱著自己的王嘉爾,抱著膝蓋,把自己縮成一團,抬眼督見他臉上賤賤的表情,又急忙錯開目光。 「哪…...哪有......」 「你想......你想多了......」 王嘉爾探頭去吻何炅的耳垂,一邊解他的衣服。 「是嗎......」 「嗯......」 「真的嗎......?」 「嗯......唔!」一雙手惡意地同時撫上胸前一左一右敏感的兩點。 「上次我們約定了,哥哥要再撒謊,要怎麼樣呢?」 「啊…...任......任你處......置......」 * 王嘉爾半脫下何炅的格子襯衣,露出白晢的肩膀,當半件襯衫還晾在手臂上時,他把兩個袖子捲著衣服下襬綁在了一起。然後順手拿起旁邊的領帶,胡亂揉在一起輕輕塞進了何炅的嘴巴。何炅不習慣地掙扎了一下,卻於事無補。 於是何炅便看著一雙好看的手再次撫上自己的胸前,拇指沿著尖端轉圈,王嘉爾還帶著一抹邪笑向那本已敏感至極的地方吹氣,涼涼的氣流掃過挺立的乳尖是說不出的快感,手被綁在背後使得他無法躲避這挑逗。王嘉爾重複幾次這樣的刺激後,何炅便是無力地倚在沙發靠背上嗚咽著,眼眶裏噙滿了生理淚水。 然後那雙手不經意地再在那敏感之地不輕不重地揉捏一下,被挑撥起來的情慾突如其來地被滿足,激得何炅是徹底軟了身子,嘴裏被塞了領帶無法訴說委屈,只得嗚嗚地搖著頭,生理淚水沿著臉頰落下,划出好看又讓人憐惜的水痕。 緊身的西裝褲在不知道什麼時候被脫下來丟到一旁,然後是內褲。王嘉爾像對待舉世難尋價值連城的珍寶一樣吻著小何炅,何炅許是覺得一天下來還沒洗澡有點髒,又許是怕王嘉爾再進一步做些什麼會不小心啞了嗓子,更加強烈地搖著頭,滿滿的抗拒。王嘉爾抬頭,小金毛一般的眼睛眨了眨。 「乖,哥。我有分寸。」 那雙好看的手極富技巧地安撫著那逐漸勃起充血的物事,偶爾手指會涉獵到下面也逐漸甦醒的囊袋。何炅工作很忙,除了早晨有時候不可避免要舒洩之外,他也沒有故意額外抽時間在這方面滿足自己。王嘉爾用心地滿足著哥哥,沒有經過特別久的等待便得到了一手的黏糊作為回報。 王嘉爾小心地解開了襯衫,伸手便是一抓,於是何炅的手上一樣沾上了那還溫熱著的體液。他索性把手上的液體一股腦兒抹到了哥哥的手上,然後引導著哥哥的手來到待會兒將要承歡的地方。 「哥哥,你自己弄。」 何炅因為酒醉而變得粉紅的臉更紅了。 王嘉爾半威脅半誘導地哄著哥哥,最後何炅在自家弟弟不自己擴張就硬生生進去的威脅下妥協,張開雙腿閉著眼睛為自己做著擴張。別扭的姿勢讓擴張都變得有點困難,何炅剛放進三根手指便抬起頭帶著求助的眼神望向王嘉爾。 接受到哥哥的求助,王嘉爾俯身在何炅的額頭上落下一吻。 「乖,哥哥。」 他在茶几抽屜裏拿出潤滑劑,倒在自己手上。待那液體稍微有了溫度之後,他就著哥哥的手繼續擴張的工作。修長的手指在早已炙熱的腸道內摸索,柔軟的指腹滑過腸壁,感受到哥哥敏感的顫抖,再抽出來,帶出不少透明的液體,也不知道是那草莓味的潤滑劑還是其他說出來足以讓哥哥再臉紅一分的東西。 就著手上殘留的液體,在自己勃起的碩大上抹了一把,再緩緩推進那火熱的地方。感覺哥哥繃緊的肌肉逐漸放鬆才活動起來。王嘉爾抽掉何炅口裏的領帶,像這場情事開端一樣溫柔地吻著他。 「哥哥永遠都是我最愛的人。」他再次這樣說。 何炅也像這場情事開端那樣環抱著王嘉爾,默許他的火熱急不及待又帶著野性地在自己身體裏橫衝直撞。他甚至,用王嘉爾的話來說就是一千年都不會有一次,帶著想要放肆瘋狂的心思讓王嘉爾快點,再快點,深點,再深點,用力點,再用力點。王嘉爾乖巧地照做了。他也放下了許多不必要的顧忌,在情動之時喊著弟弟的名字,用只屬於情人的方式做著只有情人會做的事。 「我知道,我也是。」在高潮前一瞬間他回應道。 * 「哥哥,以後還吃醋嗎?」 「不了!」 也不用了。 ——END——
請輸入密碼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刪除 貼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