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囂的時代裡,溫度日記是一個溫馨寧靜的空間。在這裡,人們卸下疲憊、吐露不勇敢,得以再次遇見那真摯的自己。天不常藍,我們依舊溫柔堅定著。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WH】I'm gonna change you like a phoenix(Chap. 5)
嗯? Sherlock又在該死的背著我!為什麼他總是要不讓我看見他臉上的表情! 剛醒來的John迷迷糊糊間還能看見Sherlock黑色的大衣微微的飄蕩著。 大腦、脖子、肩膀、手腕、大腿、腳踝,渾身上下各個部位都發著疼。這讓John情不自禁地在稍微奪回神智後呻吟一聲。 嗒。嗒。嗒。 Sherlock正在向我走來。 嗒。嗒。嗒。 Sherlock? 那穿著黑色大衣的人一把抓起John麥色的頭髮,使他的頭極限地往後仰。那人臉上有可怕的笑容。 那是得逞的微笑。 不!這不是Sherlock! 意識到眼前人不是Sherlock的John咬緊牙關,軍人的驕傲讓他不允許自己在能夠忍受的情況下再發出任何聲音。 Sherlock呢? 「放開我的John。」 有一把虛弱嘶啞的聲音加入了戰局,卻是那麼堅定。 那黑衣人冷笑一聲,眼神充滿挑釁地擰頭看著Sherlock。 「好吧!你說放開我就放開。」 Sherlock脖子上有一塊新的紗布,他早上那裏沒有受傷。 唯一結論:前面這個人傷了Sherlock。 「John,喔不,Sherlock的John,你在想我傷了Sherlock是不是?」黑衣人靠在John耳邊,尖銳還有點刺耳的聲音慢條斯理地吐出了音節,刻薄造作的語調讓人起了一身雞皮疙瘩。 「放心吧,我沒有傷你的Sherlocck,我只是玩了一個小小的把戲。」黑衣人用食指挑起了John的下巴,居高臨下地看著他。他背著光,又帶著面具,讓John皺了眉頭,也看不清他是誰。「一個我們會回味無窮的把戲。」 Sherlock也被綁在椅子上,在剛才黑衣人和John說話的過程中,他一直在掙扎,希望擺脫身上的繩子。 「別再掙扎了Sherlock,好好保存你的體力。更何況,你掙脫不了的。」黑衣人向Sherlock走過去,用僅他自己和Sherlock可聞的聲線說了一句話。 John就這麼眼睜睜看著黑衣人在Sherlock耳邊說了一句不知道什麼,Sherlock痛苦地悶哼一聲,就垂下頭顱像死了一般。 「Sherlock!」 「知道這是什麼嗎?」黑衣人走到桌邊,拿起一支針筒。「這是我最自豪的發明之一,我可以利用它可以控制你的行為,但你的情感依舊。」 他舉起右手,手指一彈:「Wake!」 Sherlock竟然就醒了過來,黑衣人走過去,解開了他的繩子。 「Go for me,去桌子那裏。」 「掀起桌布。」 「拿起手下的東西吧,對,就是那個。」 黑衣人又走到Sherlock身邊耳語了一會。然後轉身面向John。 「好好享受。」 黑衣人雙手插在口袋裏,轉身背向John向門口走去。「哦對了,」他折了回來,拿起桌子上的口塞,輕易的無視了John的掙扎,把它扣在了John的臉上:「再見!」 John看著Sherlock向自己走過來。 Sherlock看見John眼中的情緒,他不懂那是什麼。 啪! 痛楚像炸彈被引發一樣迅速地在身上擴散。 John,對不起。 John竭力仰起頭看著Sherlock。 我一次一次違背自己的意願舉起鞭子來傷害你。 John看他眼中的不忍和痛苦。 我一次一次目擊你在我手下艱難的呼吸,而我對這一切都無能為力。 John看他眼中的無奈和憤怒。 Sherlock的手在顫抖。 那真是他見過最富有人性的Sherlock Holmes了。 Sherlock想自己可能被情緒影響得過火了,他好像看見了John嘴角的微笑。 鞭子落到自己身上,過了這麼久好像也沒這麼疼了。John也不知道自己進入了一個什麼樣的狀態,也許是痛得迷糊吧,他竟然想起了與Sherlock坐在長椅上那段溫情得像告白的話。[1] 隨著John的意識漸漸消逝,細碎的呻吟從他口中漏出。因為口塞的關係,唾液從大張的嘴中一絲絲流到他頸項上。 「停!好了!讓我們來看看親愛的John怎麼樣了?」黑衣人推門而入,他走到陷入昏迷的John身邊,粗暴地扯開他的衣領。「你看Sherlock,這裏的鞭痕太集中了,傷口顯得太猙獰。」他走到另一邊:「嗯......像這裏......這裏挺好的,看這裏僅僅是幾條粉紅的痕跡......」黑衣人轉頭玩味地看著Sherlock:「Come on Sherlock,別低著頭,好好欣賞下你的傑作。」 Sherlock瞪著他。 「不想看嗎?沒關係啦,新手總是不敢面對自己。」他搭上Sherlock的肩膀。「要不我們叫醒這個美好的藝術品,問一下他的意見?嗯......你知道的,意見反饋這些東西有時也挺有用的。」 黑衣人到廚房裏折騰了一會,出來的時候拿著一杯熱氣騰騰的水,朝著John傷痕累累的胸口隨手一潑—— 「呃!」熱水叫醒了身上所有的痛覺感官,如潮水般的疼痛一下襲來,讓John只能無力地靠在椅背裏喘息。 Sherlock只覺得那杯熱水像是潑到了自己身上。這該死的手,怎麼就不能動呢? 「John!你覺得怎麼樣?」黑衣人雙手捏著John的肩膀,狠狠地晃了兩下。 John瞪著他。 黑衣人微微轉身,右手托著John的頭,左手撫上Sherlock的臉頰。「真美......你們兩個的眼睛都是那麼美麗,像晚空中的北極星,和從未曝光的琥珀。」 Sherlock一直認為自己是個冷漠的人,他以為自己一直奉信的信念足以令他客觀地觀察一切,但這一刻他覺得自己心中的怒火熊熊地燃燒。 「好吧。時間差不多了。Sleep!」 抓回點神智的John看著Sherlock直直地倒在地上。 「John,」黑衣人的語氣突然嚴肅了起來:「你知道嗎?只有血才能吸引魔鬼的仰望。」 門再一次被關上。 註: [1]:S302中Sherlock和John坐在長椅上觀察那位衛兵的時候說的那段話。
請輸入密碼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刪除 貼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