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囂的時代裡,溫度日記是一個溫馨寧靜的空間。在這裡,人們卸下疲憊、吐露不勇敢,得以再次遇見那真摯的自己。天不常藍,我們依舊溫柔堅定著。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敘述 (二)
五、小八幫  在班上我們有個小八幫,就是八個單身男生群聚的小小小小小族群。小八幫裡有一個有趣的事情,只要沒有看見誰,誰請假,就會問他,誰誰誰跑去哪裡了啊,怎麼沒有來啊,在這種的連結關係裡我跟麥香綠自然而然是被分為一組。有次小八幫的一次外島旅行中,男生總喜歡玩那種壯膽的遊戲,更何況又是一群熱血沸騰的高職中二學生。 六、萌生保護的念頭 坐了船來到了今天要探險的外島,騎著租來的機車熱血島衝著。晚上一群人坐在提防旁邊,有其中一位開始說這外島裡的總總恐怖傳說,說的似真似假的,感覺卻又真有其事,畢竟他佔有著地主的優勢。聽完故事的一行人,翻開了農民曆,竟然開始算起來八字,說要八字重的跟八字輕的配一對,這樣才不會怎麼怎麼樣的。全部算一算我八字最重,但是配一組不是麥香綠。那時的我竟然覺得可惜,因為一路的行程我們都是牽著夥伴的手前進,因為有人說八字重的要幫八字輕的鎮住拉住,才不會被一些恐怖的事物怎麼樣了。我一路上都走在最前面,可是自己卻又怕的要死。不過當時的我萌生了一個念頭,一種很特別的感覺不斷在心裡發酵,途中頻頻回頭看一眼麥香綠的狀況如何,一直都把不斷從手上傳來顫抖八字輕晾在手的另一邊。   七、溫度 結束晚上的夜遊,回到下榻的飯店。一個個臭男生強佔著浴室,其實自己也是個臭男生。我算了一下還要一段時間才會輪到我,摸摸自己的肚子,好像還有空間,畢竟走了那麼多的路,耗了不少體力,運動量應該夠了。於是推開了房門想說去附近晃晃看有沒有什麼吃的。走出飯店,外島的風不小帶點冷,這時感覺有人跟在我身後,正要回頭的我,對方就先發出聲音。「出去都沒有揪的喔」是麥香綠,我笑了笑兩個人就這樣順著海風,走在一點點小小熱鬧的街道上,尋找著目標。我們靠的很近靠的很近,想聊點什麼卻又止步,就這樣有一搭沒一搭的晃啊晃,走到了廟口前的烤肉攤。點完了餐,拿過了餐走在回去路上。一根被咬過肉串突然出現在我嘴邊上下揮動著,「欸欸要不要吃吃看」,我咬上了一口,碎嘴說著「該不會難吃才給我吃吧」。「怎麼可能」從他嘴裡說出,我們都笑的開懷。當下的溫度可能不低,內心卻感到十分溫暖。 八、回歸平凡的不平凡 這趟旅行讓回到校園生活的我們,沒有靜下的時刻,你一句我一句的分享著八字輕有多膽小,夜遊有多刺激,獅子男有多勇敢。我只在一旁呼應著。偷偷望向麥香綠的臉,都會出現他手拿著肉串問我要不要吃的畫面。他發現我在看他,他對我擺出一副鬼臉,「怎樣我臉上有東西嗎?不然一直看著我。」、「我‥我我‥‥我看你怎麼長的那麼奇怪。」一時被他這麼一句話打斷了思緒,自己卻也蹦出了奇怪的話。現場的大夥們都突然看向麥香綠跟我,噗哧一聲大家都笑了出來。我們看著彼此也笑了,直到上課鐘聲帶著我們回到現實。上課的時候覺得自己怎麼那麼傻,說出那奇怪的話。
請輸入密碼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刪除 貼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