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囂的時代裡,溫度日記是一個溫馨寧靜的空間。在這裡,人們卸下疲憊、吐露不勇敢,得以再次遇見那真摯的自己。天不常藍,我們依舊溫柔堅定著。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Pink baby
一不小心睡過了中國哲學史,終於鼓起勇氣,回去最讓人感到自在的榮欣複診,這是忘記第幾次,我沒有誠實的告知自己的狀況,我只說你去考研究所了,答非所問的塘塞對生活的諸多謊話。我意識到自己打從心底的遁逃,然而being a hermit is not really a good choice!我明白自己有很多不盡人意的狀況,只是依戀著某個信念,卻沒有打算改變。 離開診所後,我買了一盆蝴蝶蘭,它叫KSM-061,中文名是「寶貝」,原先想給自己更多勇氣面對生活,消極的運用神遊對wu釋出善意,我不確定wu是否明白?我相信wu是不能理解的,否則wu也不會總是這樣老這樣。 突然想起瘂弦〈如歌的行板〉: 世界老這樣總這樣:── 觀音在遠遠的山上 罌粟在罌粟的田裡 才疏學淺的我雖然上了好久的現代詩課程,但依舊沒長進,心靈被灌溉到的地方好少,依舊一片荒蕪、荒誕、荒唐,唯有這句話稍稍填補了我兵荒馬亂的青春歲月。 註:我又把wu噤聲了,現在就想攤牌,但是不可以,沈住、穩住,還會好奇他送我什麼生日禮物,還會好奇癡癡苦候能不能到達彼岸,更傻傻相信彩虹卡的魔力能敲進我倆的心扉,還相信——有朝一日你能對我更好。即便我早已排練過無數次分手的情境。你:「分手吧!」我:「好喔。」然後瀟灑地離去。 啊!矛盾的人啊!
請輸入密碼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刪除 貼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