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囂的時代裡,溫度日記是一個溫馨寧靜的空間。在這裡,人們卸下疲憊、吐露不勇敢,得以再次遇見那真摯的自己。天不常藍,我們依舊溫柔堅定著。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12月 19日的日記
前两天,余光中先生逝世。我不愿记下准确的几月几号,因为我不配。我是一个没有文学素养的人,也是一个沉不下心细细品尝精神粮食的人。偶尔被一些新闻所惊醒,也只是随意接触一点我不敢企及的东西,假装自己曾经和文学走得那么近。经常会想自己的头脑太过于简单,关于世间的人情冷暖我都不擅长思考,甚至想着想着就头疼。我只是一个游荡的灵魂罢了,心中没有光,也看不到路上的光。我大概就是这样的人吧,没有信仰,没有目标,一切对未来的判断都基于我所站着的地方。所以人生的意义就是能舒舒坦坦地站在我所站着的地方吧,一切的努力也是为了当下的自己心安理得。对人生意思的思考也被老师所点醒了,她说我们这一代人活着并没有什么意义,我们不像老一辈的人们心中常怀信仰,我们并不为了特别的意义而活着,而我们能在这样的思想下活着,更具一番英雄主义形象。听完这番话似乎自己瞬间找到了活着的意义,就是为了活着而活着啊,像福贵一样,失去了一切也能继续活下去,不会因为失去信仰而迷失自己。这大体是因为现在人们心中情感的淡化吧,或者是因为网络的发达而见过了太多的喜怒哀乐,反而提高了自己能承受的情感波动上限。所以一切的一切都看得那么波澜不惊,一切的一切都好像没有特殊的意义。不敢放肆地哭,不敢无畏地怒,不敢毫无顾忌地去追求幸福。而我们刚好就生在了这么一代,道理我都懂,做了对我有什么特别的意义吗?
請輸入密碼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刪除 貼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