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囂的時代裡,溫度日記是一個溫馨寧靜的空間。在這裡,人們卸下疲憊、吐露不勇敢,得以再次遇見那真摯的自己。天不常藍,我們依舊溫柔堅定著。

癒/鬱·日記

惡夢
當時我們一直在吵架。我眼中你一直在傷害我。 承諾的白紙黑字你能隨手撕去。 撕裂我的信任、我的付出、我的感情,還有這場婚姻。 然後我做了這場夢 夢裡又是爭吵。你沒有絲毫愛我的樣子。 我憤怒強求的要你的承諾、要你的真心。要你表現出在乎我的樣子。 但你只是更糟糕的對待我,說著『就是不在乎妳要怎麼樣?』、『妳這副模樣要我怎麼愛妳』之類剜心的話。 然後你奪門而出。我追到樓梯口。在樓梯間的窗戶看到你在樓下越走越遠。 我想把你拖回來跟我待在一起,但如此也不會讓你就在乎我、愛我。 我想追上你糾纏你,但如此仍然不會讓你就在乎我、愛我。 你就是不愛我,我做什麼都沒用,強求只換來你遠走。不強求也無所得。 感情就是這樣私人。沒有的怎麼都要不來,軟的硬的都是強求。 我在窗邊看著你越走越遠,追也不是,不追也不是。 求而不得、不知所措,想死的念頭一瞬間匆匆閃過腦海又被趕跑。 伸出手對著窗外你越來越小的人影拼命想靠近。 卻發現動彈不得。 還聽見吱吱作響的麻繩晃蕩聲。 原來我早吊在樓梯間的窗前,最後刻在眼睛裡的,是窗框裡你遠走的小小背影。
請輸入密碼

癒/鬱·日記

刪除 貼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