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囂的時代裡,溫度日記是一個溫馨寧靜的空間。在這裡,人們卸下疲憊、吐露不勇敢,得以再次遇見那真摯的自己。天不常藍,我們依舊溫柔堅定著。

癒/鬱·日記

『外表』—鬱.日記4/23——整形心理
我想到R之前故意說—— 『我有個學生,總說漂亮的女生才能說的話,但是她長得很差。 所以其他學生討厭她,說她壞話,排擠她,讓我這個老師很煩。』 我知道她在暗指我。 我當時就覺得,什麼話居然是漂亮才能說? 難道不漂亮的人說話就要另一番姿態嗎? 憑「外表」把人分成369等,然後各自就該做出對應的樣子嗎? 我從不認同這種心態和價值觀。這種思想總讓我覺得庸俗不堪。 「她們看不見一個人的靈魂。」 我的眼中沒有「外表」,每個外型對我來說都只是形狀。 看待其他人跟看待我自己都是如此。 我沒有把人依「外表」分成369等的價值觀。 也因此我的言行表現不合乎她對我這種外表等第的期待。 她覺得我太自信自滿。這樣的自信只能是「漂亮」的人才有。 我完全不認同這種價值觀。 卻偏偏在意她因為外表而看低我的那份「瞧不起」 我的「尺」跟她的不一樣。 我明明看不上她衡量人的標準。 對她的「尺」嗤之以鼻。 卻在意她「尺」上我的刻度到哪。 畢竟,誰想被人看不起呢? 所以我雖然不在意外表,甚至感覺不出「外表」所謂的美醜。 卻希望可以符合她們所謂的漂亮。 眼睛大一點、鼻樑挺一點、皮膚白一點、水嫩一點。 他們眼裡,那才是個能挺直腰桿說話的樣子。 我記得小表妹國小時,明明又白、皮膚又好、眼睛又大。 但因為有點肉肉胖胖的,被班上同學取笑叫「肥柔」、「胖柔」 她母親告誡她,「胖」和「邋遢」是最會被人排擠、瞧不起的。 「外表」是一個人最小、最初、最原始評價他人的依據了吧。 所以其實這樣價值觀的人很多。R不過是其中一個。 也不是我遇過的唯一一個。 不過倒是最直白表態的,也許是因為她很「漂亮」。 所以認為自己的價值觀是很正確的,以至於能夠如此理當的顯露。 「如果花錢就能擺脫被看不起。」 那我想花錢割雙眼皮。 可以的話也想墊個鼻子收個下巴。 我只是怕失敗不敢去做。 所以說服自己,我沒有在意別人那把尺上我是多少刻度。 但我明明很在意。那些隱隱因為「外表」而決定我不夠格的嘴臉。 我看得很清楚,我在意。不想自欺欺人。 一面鄙夷她們庸俗的量尺和嘴臉,一面受到影響 高傲又矛盾。
請輸入密碼

癒/鬱·日記

刪除 貼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