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囂的時代裡,溫度日記是一個溫馨寧靜的空間。在這裡,人們卸下疲憊、吐露不勇敢,得以再次遇見那真摯的自己。天不常藍,我們依舊溫柔堅定著。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2017.12.09惡夢
早,分別由三場夢將我驚醒。 一場,是與國小國中同學一同出遊,彼此相約攜伴,於是我帶了當時的女朋友。過程中我們一群人聊天、彈吉他唱歌還有打牌(過去在人文就讀的日子,我們這屆最為擅長紙牌),玩得不亦樂乎。而夢醒,是因為我身邊的女孩子,身影漸漸模糊不清,慢慢消失。 第二場夢,地點在溫暖的家,過著一如往常的生活,但不知怎麼搞得,一早拆掉牙套時卻將牙齒與牙齦彼此分離,痛不欲生,於是在淒涼的叫喊聲我夢醒。 第三場夢,我進入一場電影劇情,住在擁有道道門鎖的屋子,為了防止遭人暗殺,我身邊隨時備有槍枝。依稀記得在一個夜裡,我吃著泡麵,突然一聲巨響!我才想起大門忘記上鎖,緊接著是緩慢的腳步聲,我雙手握著手槍、扣住扳機,直冒冷汗。 終於看見他,但推開房間門的瞬間,我曉得他是個瞎了眼的盲人。我屏住呼吸深怕被他察覺,但他不斷向我走近,鼻子不斷嗅聞與抽動,於是我才從夢驚醒。 宸育筆於2017.12.09
請輸入密碼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刪除 貼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