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囂的時代裡,溫度日記是一個溫馨寧靜的空間。在這裡,人們卸下疲憊、吐露不勇敢,得以再次遇見那真摯的自己。天不常藍,我們依舊溫柔堅定著。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2017.11.29是什麼原因吸引人?
那些陽光的男孩女孩們,那種人見人愛的個性,究竟什麼原因才顯得如此親民?其實答案明顯,但似乎並非人人皆能夠做到。 一點風趣,工作場合正經,稍微懂些特殊才能或者特長,愛看書但不是書呆子,不會愁眉苦臉或四處討拍,無須太高但也不能太矮,愛運動甚至會運動。 嗯,我離這境界好像有些距離。 在清水的日子,曾一次與明穎提及我的發現。那時候在雪山的山屋,我和她說「別和我太熟!我發現起初靠近我的人,熟了之後都離我而去。」是啊,其實不只是在清水,以前人文的朋友也剩沒幾個偶爾聯絡。 「掃把星吧?」我想。但為什麼我在公開場合明明是陽光少,會說一些冷笑話、講故事,能夠自嘲甚至被別人開玩笑,但不管怎麼說,就是無法成為長久的朋友,成為別人心中最重要的那一顆子。 想想,有什麼關鍵?我想那就是平時過多的壓抑吧。 舉凡,回想語葳的文章,禮拜六校園裡的觀察,大概推測出她的心對象是誰,似乎是個我難以觸及的人,莫名的難過。難過的是「這麼重要的事竟然不和我分享」,我不敢妄下言論說什麼我瞭解其中原因,因為我就是不瞭解,現在才成了這個模樣不是嗎? 昨天爸爸喝醉,被媽媽一蓋而論說是酒鬼;今天在客廳工作被爸爸大吼,說我態度不佳;為報名另外兩所大學特殊選材,我來回跑了羅東三趟;晚飯大哥和媽媽爭論喝酒一事;傍晚被說我不認真考試。 那麼多且雜亂的事情,我又是如何度過的?本來這樣煩亂的心情,被語葳的冷漠而差點慟哭,但事後一想,語葳也很辛苦,雖然我什麼都不知道但不代表她沒有心事,姿尹啊、任何人都有難過的事,那我憑什麼去哭? 昨晚十點在床上躺著,眼睛確是睜開直到半夜一點鐘。我睡不著,而且心跳撲通撲通地起伏不定。 我來到大房間,在大哥身旁睡著。我多麼希望自己也想大哥一樣,是弟弟妹妹們的支柱,聽他們分享生活。但畢業後,甚至偶爾還覺得姿尹傳訊息的頻率都快超過語葳了。我真的只該如何是好。但也不敢多說什麼了,反正她自己也很忙,心裡有了更重要的事情,有個更重要的人,而顯然,我是被她忘了。 【你愛我像誰】 我什麼都沒有 只是有一點吵如果你感到寂寞 我帶給你熱鬧為你繞一繞 沒有什麼大不了 卻可以讓你微笑其實我很煩惱 只是你看不到如果我也不開心 怕你轉身就逃愛上一個人 一定要讓他相信 這世界多麼美好對每個人 都說還好 我的心我的情你不需要明瞭只要我對你好 這樣的溫柔你要不要其實你愛我像誰 扮演什麼角色我都會快不快樂我無所謂 為了你開心 我忘記了累不累其實你愛我像誰 任何的表情我都能給Woo 在你身上學會流眼淚
請輸入密碼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刪除 貼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