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囂的時代裡,溫度日記是一個溫馨寧靜的空間。在這裡,人們卸下疲憊、吐露不勇敢,得以再次遇見那真摯的自己。天不常藍,我們依舊溫柔堅定著。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2017.11.27我歧視虛假的博愛
不知曾幾何時,我生活周邊燃起了一股擁抱的風氣,也時常聽人提起「我愛你」,看似充滿著濃郁的情感,四處竄起溫暖的問候,顏色多麼彩色。 不久,一位學妹轉學,離開了就讀四年的學習環境。有人說是他不適應這裡,有人說是她在逃避課題,有人說這是她的選擇,於是悄聲望著她離去的背影,來不及說再見。 一個思緒閃過:「她被霸凌!是因為霸凌,她才選擇離開。」 「明明大家似乎彼此相愛,那為什麼還會有同學會做出如此抉擇?」答案極為鮮明,正是因為大家不夠相愛與包容。 何謂包容?一起吃煮焦的飯;儘管外頭風大天氣寒冷,仍遞過自己僅剩的衣裝;彼此在意與留心,在恰當的時機給予的問候,在對方需要的時候選擇站出來。 這才是愛。 郁涵的轉學,我並不感到錯愕,也知道這是必然的結果。在沒有人協助與包容的情況,眼下的清水是容不下她的,這我早已料到。 郁涵過去是我小組裡的常客,無論登山還是生活小組,我們互動機會還真是不少。我知道她對外界眼光多麼敏感,我曉得她無法應付,總是不知所措的日復一日。 與他人相較,我算是常和她說話,帶著她認識人,明白該如何勇敢克服自身問題。「瞭解自己的與眾不同」這是每個人都應該學會的!有些人天生白目,有些人天生呈強好勝,有些人天生麗質,有些人擅長戶外運動。「只有認識自己並找出解套的辦法才是上上策」多希望時間倒回,而我可以再這麼與她聊聊。 她成長地非常明顯,從去年登山,她在團隊裡願意跨出的那一步步,不正說明了她的進步嗎?很遺憾她必須轉學,但或許這是遲早的事情,所以此刻我只想祝福她以後過得愉快,開心很重要。 胡歸主題,為什麼我想聊聊那些隨口掛著「愛」的人呢?不是說這樣的行為不好,而是這些人真有曉得自己究竟在做什麼?他們明白自己正潛移默化的傷害另一些人? 舉例而言,安古國中時曾和容暄、郁涵自稱三姊妹,但真實的狀況又是如何?其實只是安古和容暄想嘗試與郁涵作朋友,但內心仍無法完全接納對方罷了。(人之常情,沒有對錯,僅是敘述一件過去式) 以上所述的例子,卻讓郁涵有著「我被特殊待遇」的想法,開始懷疑自己是不是對方的朋友,開始困惑自己為什麼做不到與別人正常互動,隨時間拉長,她的傷口也越來越難癒合。 看到郁涵的處境,反觀清水近期盛行的這種「愛」式風氣,我想問這些信仰者一句話:你/妳真的願意愛所有人嗎? 2017.11.27 02:35
請輸入密碼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刪除 貼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