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囂的時代裡,溫度日記是一個溫馨寧靜的空間。在這裡,人們卸下疲憊、吐露不勇敢,得以再次遇見那真摯的自己。天不常藍,我們依舊溫柔堅定著。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2017.11.25交雜的心與遺憾
倒敘法,似乎能以記憶作為依據,將最為清楚的片段完美呈現,是吧? 闔上電腦前,我寫了段訊息給語葳: 「妳呀,要加油啊,每次都聽我爸說妳們自然課都不認真上。」 「作業什麼的,課前、課後稍微花點時間看嘛。」 「妳那麼聰明對不對,我妹欸~」 如此直白的語句,不知她是否能體會我的擔心,以及對她的信心、友情,無法面對面對談的遺憾,甚至一絲難以啟齒的思念。「你怎麼來學校了?」如此引人注目的話題怎可能乏人問津!但又是什麼樣的動機逼得我來到學校?還不是語葳妳的一句話XD看來有好長一段時間會任妳擺布了。 回想起地板教室,瞧明穎和徐宇並肩坐著的姿態。「不尋常!」一個念頭閃過,就如同當初他倆剛談起正式的男女關係時一般,我辨別得出那種氛圍,是外人無法介入的。幸好語葳替我解除這迷惑,也幸好我記得「關係是要彼此付出的」誰將我遺忘,我又何必為她懸著一顆心,甚至整夜無法入眠? 「對妳的印象,就留在曾經的友誼,及今天對我的問候吧。」但我怎狠下心做此決定,對我倆又有何益處?拜託別又回到小池塘裡探親了,世界還在外頭等著我呢。 對語葳爸媽的印象?從臉書直到現實中碰面與拜訪,才曉得那和藹可親的面容。話匣子一開,止不了的發條一股腦兒激發而出,但語葳爸總是靜而觀之,給人溫暖與支持地聆聽著,啟發了我對觀眾的另一種認識,反觀自己插嘴與打斷話題無數次,如此無意識地不斷顯露失態的行為,慚愧。 與眾人探討清水歷史、教育脈絡。是誰允許清水成為這等模樣?無非是引導、觀念、灌輸無法求得共識,這才產生了四不像的樣貌。不僅學生的自主能力低落,家長更是任由學生如盲人摸象般地蒙眼照鏡子,並從中得到快樂與滿足感。幸好語葳不受此影響,而畢業後我有何遺憾?不就如此而已嗎? 登山呈現?從日記可瞧見她修成的內斂與包容,待人親和且不作做,如過去般坦率的個性絲毫不減。想起傍晚遠方傳來電子訊息「你覺得我有變嗎?」多想再近一些看看妳,妳的身高與長相,妳的衣著及氣味,但只見妳忙於相機與底片之間的掙扎,忙著替他們劃清界線,忙著履行妳的份內責任。 「妳知道嗎?我為了妳才來,但卻沒聽見妳在我耳邊說著那一句話、一抹微笑,一點拳腳、一個簡單的擁抱。」 「才上山就想下山,才下山就想上山。」是啊,雖然要睡了,但滿腦子都是妳的樣子,雖然是殘影,但卻是過去存在過的事實。 妳要對自己更加嚴苛,但要懂得分寸的拿捏,讓自己舒服才是最重要的,瞭解?晚安語葳,祝妳有個可愛的夢。 筆於2017.11.26 00:54
請輸入密碼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刪除 貼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