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囂的時代裡,溫度日記是一個溫馨寧靜的空間。在這裡,人們卸下疲憊、吐露不勇敢,得以再次遇見那真摯的自己。天不常藍,我們依舊溫柔堅定著。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10月 19日的日記
https://youtu.be/J0Pv4YmRMAU ~ 這個社會的運作其實很不平衡。而這樣天秤的傾斜,來自於某一部分的價值在社會運作的各個角落中完全不受重視,除了明顯的排序外,很多時候甚至是缺席的。對我來說,性別議題的核心並不是宰制關係、性別凝視,亦無關刻板印象限制個體。似乎有一些更重要、核心的討論,能夠串起所有的性別不平等;或者,有那麼一種解答,能夠應對所有不同的議題。 護士的薪資低於醫生,這樣的事實陳述除了反映性別結構在不同職業上的差異、藉以帶出父權社會的長相外,我覺得有一個更重要的預設和暗示。那就是,這個社會並不肯認關懷、同情這些價值。硬要說,在性別議題的討論之中,主宰關係也許是最接近這個核心的描述,因為人與人之間的互相關懷、同理,乃至於互助合作,其實都預設了雙方的立場平等。 如果要進一步鞏固既有的權力結構,除了塑造性別的刻板印象,讓大家成為生產線上的玻璃玩具,最好用也保險的作法,似乎就是貶抑有可能破壞宰制關係的價值,進一步建構出排序。所以,為了讓大家有帶入宰制關係的可能,這個社會總是要大家堅強、獨立、能幹、外向;對於那些善於互相關懷、個體與個體之間有更緊密連結的社群,要不就是像萬事OK社一樣完全不受關注,要不就是像輔導諮商領域一樣,發展不完備。 如果把視野擴大到公共領域、公民社會之中,其實也有一樣的問題。台灣民眾在討論各式不同的議題時,大家就像是活在啟蒙時代反抗威權政府的仕紳,高聲大喊公平、正義、自由、平等。但怎麼完全沒有人發現,能夠讓討論更進一步推展,讓民主越臻成熟的關鍵,就是冷靜下來,打從心底理解、揣摩對方陣營的立場,而不是只能一味的訴求。 而政演帶給我最主要的不適感,或者說是整個辯論圈都有一樣的毛病。就是大家只在乎變強跟拿不拿的到盃,只在乎自己、在乎團隊精神目標。當有人陷入低潮、困境、很難過的時候,完全沒有人在乎你那雞毛蒜皮的感受與情緒(還好我暑菁的時候被妳救了,後來想到,這是妳讓我感覺與其他人最大的不同,也是我願意信任妳的理由)。每個人不斷的努力、看更多的影片、推無止盡的盃賽,相信自己總有一天會出頭。可是,也許贏不贏根本不重要、甚至不能重要,一起努力而有的收穫與成長,才是比賽真正的意義所在。 所以說,也許,生理性別的分野、乃至於我們的性別認同,這些選擇的上游,只不過是我們想要成為怎樣的人的心理投射而已。就當一個善良、富有同理心的人,繼續從心所欲吧。
請輸入密碼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刪除 貼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