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囂的時代裡,溫度日記是一個溫馨寧靜的空間。在這裡,人們卸下疲憊、吐露不勇敢,得以再次遇見那真摯的自己。天不常藍,我們依舊溫柔堅定著。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10月 18日的日記
以前我以為,為了自己選擇,是一件容易的事。每當遇到無法決定的事、掙扎許久的困境,其實常常只需要問問自己想要什麼、喜不喜歡就好。我是這麼以為的,也這麼跟身邊的人說。 但最近我發現,事情沒有這麼簡單,很多時候我們不能乾脆的做出取捨、不忍心放棄自己堅持許久的興趣、總覺得有某些成就尚未達成,想要給自己一些交待。 最大的問題來自於,我不能確定自己到底喜歡什麼。當眼前所見的這些都跟自己習慣的不一樣、充滿壓迫的結構、截然不同的運作模式、思考方式、陌生的人們。大家只是看起來有在對話,實際上完全沒有交流。 我是誰?我跟別人有什麼不同?我要怎麼確定自己習以為常的這些興趣、特質、人格,真的是我自己的,而不只是某些固定社會架構的延伸呢? 這個困擾我許久的問題,似乎在某些特定的脈絡下更為凸顯。尤其剛從日本回來,習慣了不同的生活規律與文化,再重新回到原本的生活中,一直有種鮪魚脫離黑潮的微妙感。除了很努力想要跟上大家的力不從心外,似乎也提供了另一種視角檢視自己原本的生活,像是靈魂脫離身體一樣。 丁冠羽學長在全能賽時,針對這個問題提出了一種解答。人只有在面臨選擇與取捨時,才能展現自我與他人的不同。正如聖賢為了天道願意放棄別人不願意放棄的世俗凡物;我們往往也願意為了自己所愛的人,做出別人不可能做出的選擇。 但我要怎麼確定,這些天秤的傾向不是受到重要他人的影響呢?也許我只是在潛意識中挪用了別人的天秤來衡量自己的人生經驗罷了。正如我想要變得溫柔自信,有可能只是出於對詩舷的嚮往、還是我打從心底認為這是好的改進方向,想要成為更好的人?;或者我終於決定實踐多采多姿的大學生活,大概也是受到身邊一些忙碌的人的啟發。也有可能兩件事始終沒有不同、更無須區分,它們相互影響著,沒有誰先誰後與對錯之分。
請輸入密碼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電量偏低:20%
網路連線緩慢
網路連線不穩
無法於 Microsoft Edge 瀏覽器中,使用完整功能
無法於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中,使用完整功能
刪除 貼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