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囂的時代裡,溫度日記是一個溫馨寧靜的空間。在這裡,人們卸下疲憊、吐露不勇敢,得以再次遇見那真摯的自己。天不常藍,我們依舊溫柔堅定著。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9月 27日的日記
https://youtu.be/zgYqJG2MHmM 【系籃、父權】 選舉與投票行為是政治系經驗政治學門的群修課之一,由於敝系經驗政治學門的課開得跟日本進口的壓縮機一樣稀少,實際上是一門無限接近必修的課,課堂上也常見各種年級的學長姐。 這禮拜二上課時,坐在我旁邊的是系籃今年大三的一位學長。老師在講臺上一邊介紹著各式選舉制度的不同,一邊回應永遠坐第一排的裝逼仔,在老師每說完一句話後,他都會脫口而出一些不確定有沒有實質意義的「字句」。說實在很破壞上課的節奏,就像是喉嚨裡一直卡著一顆蘋果核那樣。 正當我努力的學習過濾沒意義的聲音時,眼角的餘光閃過了一團藍色物質,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墜落,旋即發出清脆的聲響!!!原來是隔壁學長的藍筆掉到地上了XDD 因為綜院椅子的設計,其實很難自己撿起掉在周圍的東西,於是我順手幫了學長一把,真正的舉手之勞。 學長對我投以親切的微笑、接過了藍筆,並用氣音小聲的向我道謝。縱然只是細微的舉動,也讓我感到溫馨無比。競技性團體通常都充斥滿滿的父權色彩、陽剛氣質,權力不對等的情形十分常見,學長學弟制尤其嚴重。沒想到,本應是這樣的系籃學長也有柔和的一面呢。 【博愛座、倒影】 這禮拜三早上,搭著往蘆洲方向的捷運,準備回竹中上社課、教育實習。捷運開到古亭站時,上來了兩位年約30的女士,其中一位帶著眼鏡、身穿白色的洋裝,看起來像是要去野餐;另外一位則穿著尼龍製的運動外套,褲子像是田徑訓練時會有的束褲,她們正在開心的聊著各式各樣的話題,應該是朋友吧。 兩人邊聊邊笑的向我走來,話鋒一轉,其中沒戴眼鏡的那位女士像是突然想起什麼事一樣,對她朋友說“欸,我站久了腳容易痠,痠了就會麻,讓我坐啦”,於是她大方的坐上了在擁擠的車廂中少數空著的博愛座。在她一旁,站著一位雙眼無神、憔悴的老婦人。 捷運古亭到東門是一段特別漫長的路途,接下來的整路上,我都坐在位子上,努力的構想出完整的脈絡,來證成她在那樣的場合下坐上博愛座的正當性。究竟什麼條件,才能讓一個看起來像是運動員的人說出“站久了腳會痠”這種話呢?也許那不是束褲,而是某種矯正姿勢的衣著?她們該不會是在做社會實驗吧?? 透過正前方的車窗玻璃,我看著那位女士表情的倒影,延續了方才與朋友的話題,一邊嘻笑著。而一旁憔悴的老婦人,表情空洞依舊。如果是我的話,應該會讓她坐吧。
請輸入密碼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電量偏低:20%
網路連線緩慢
網路連線不穩
無法於 Microsoft Edge 瀏覽器中,使用完整功能
無法於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中,使用完整功能
刪除 貼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