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囂的時代裡,溫度日記是一個溫馨寧靜的空間。在這裡,人們卸下疲憊、吐露不勇敢,得以再次遇見那真摯的自己。天不常藍,我們依舊溫柔堅定著。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6月 15日的日記
「你們畢業這天,先讓我也休息一天。」 無數IG的限時滑閱, 滿滿充斥著青春、淚水交雜的畫面 本該值得喜悅的一天,卻使我百感交集。 胸口上的紅禮花、那句總算脫出口的嗆老師 朋友們的相擁、手機拍不完的合照、還有那不願讓對方看見眼淚時,拼命蹭著哭紅的雙臉。 「畢業你們敢不聯絡就死定了。」 你來我往的說笑著,不禁令人鼻頭一酸。 ——— 那是現在的我本該也享有的, 卻在兩年前的故事有了轉向。 因病休學後,獨自在外工作一年,其實並不辛苦。 真正艱難的是, 穿著制服的我,只能看著穿著校服的他們。 去年的今天,我努力讀書一陣子後總算復學, 雖然小了一屆生,卻與先前的班級有了不同。 他們單純、活力的模樣, 讓我重新找回本該逝去的青春 本來恐懼校園的我,也緩緩站起了身子 試著接納了他們。 回首過往的不堪,我暗自做了一個決定。 「我不能浪費這一年的時間。」 加緊腳步開始讀書後, 放棄了曾如此在乎的社交維持,反而使我更在人際之中如魚得水,成績明顯也有了起色。 身處安逸的環境下,早已忘卻了曾經的曾經。 也因為這個決定,使我漸漸身心俱乏。 畢業季這天,看著當初的同學走出校門的那一刻, 我禁不由自主地放下手機,沈思許久。 我思索著, 那空蕩的課桌椅,是否還殘留著我的餘溫? 在他們邁著步伐的同時,有想過曾經有這麼個人本該站在你們身旁,笑嘻嘻的說著「畢業再見」的她嗎。 「叮咚—」 這一聲,將我從感慨中拉出。 「欸,明天去市圖看書啦!我們都要當高三了。」 新的班級,新的群組。 新的同學、新的戰友、新的⋯ 「好啦。」我輕聲笑著。 都忘了,我明明只是還在奮鬥中而已。 不過在奮鬥的同時, 能否就允許今天,就讓我休息一天。 感慨後,還是得站起身子,對吧?
請輸入密碼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刪除 貼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