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囂的時代裡,溫度日記是一個溫馨寧靜的空間。在這裡,人們卸下疲憊、吐露不勇敢,得以再次遇見那真摯的自己。天不常藍,我們依舊溫柔堅定著。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關於曾經的他和她
那是很平常的一天, 在日常清理毒蘿,門派日常任務做完的時候, 舊幫會的幫主,突然密聊了我一條信息, 他說,安,好久不見了。 我還沒來得及回他,畫面早已停在關閉的畫面了, 我想了想,又趕緊去打開來,怎麼了嗎? 聊著聊著,我話語有提到我有玩萬花的門派,他詢問我說,我徒弟想學花奶,你可以教教她嗎? 我同意了,並說好阿,不過他/她是想學哪部分的,ve還是vp? 他似乎也不清楚的樣子, 於是我向他要了ID名稱,並加上了好友詢問她,剛剛的話語 她說,我想學VP的。 那時候的我,離結情緣也有了一段時間,雖然手法沒有現在的熟練,也處在半懂的情況下,但也是可以教別人的。 我和情緣相處得還好,也有爭吵過,但都還過得去。 雖然嘴上是說收徒弟的,然而我這個很愛師父的,也不願去出師的人,是無法收除了親傳之外的徒弟的。 因此,我只在她的師父位子上面,掛了個虛名。 隨著日子過去,我從好友狀態那邊,開始發現她經常出現在揚州那邊, 是好奇吧? 不知道她在那邊做什麼呢? 我跟了過去, 在外面的廣場那邊,便發現了她的蹤影 她正和一位丐幫在切磋著, 我將目標切作她,仔細地看著,她的應對 越是看越覺得不對勁,嗯?怎麼不跑呢?又看了看,讀條一直被打斷,疑,不對呀,握針跑去哪裡了?不會真是個萌新吧!行氣血刷出來怎麼不用上!阿,消失了…先看看她奇穴好了… 我打開了她的奇穴配置,看了看,好像有哪點不對勁… 我眼前的對打,完全是一面倒的, 切磋,被打死,切磋,又被打死 我忍不住,開口直接指導了起來 掛握針上去呀! 行氣血,你的行氣血要用! 可能他們兩個發現了吧,他們停止了對打,而我還在白頻繼續指導著, 接下來的幾天,我便一直去廣場那邊,一邊觀看,一邊指導著, 那時候,我其實還不大了解,如何去講解自己的經驗談, 只是努力的讓她清楚招式的效用, 有一天,我的情緣,不,現在的前情緣,看我都不理他,他便詢問著我 你現在在幹嘛? 我說在教徒弟呀 也許他被勾引了好奇心吧, 沒一會兒,我便看到他出現在一旁, 他看了看,便在和我的密聊中,說著那位丐幫的缺點, 招式、奇穴、手法… 嗯,沒錯,此刻的他,主要玩的還是丐幫。 日子一天天的過去,而他也開始了跟我以及她插旗切磋的開始 我和他前個賽季,有個遺憾 那便是名劍大會,也就是JJC,沒能再打上去。 大部分可以歸在我和另一名隊友的關係, 那時候我家電腦的網路,常常會斷線,所以會讓他們進去就沒了奶媽 另一名隊友則是要打不打的,雖然最後我們磨合得還不錯,但,卻也因此無法再往上打了。 那時候的我,一直是個奶媽,也從沒有想要換成打手。 離經易道,為一人。 那時候的我,只想成為他背後的支住。 在教了徒弟的過程中,有一天,我被鬧了,大概是他說的吧 我和她從那天起,結成了親傳, 而我和他也打算帶她開始打名劍三三, 三三,除了一個打手外和一個奶媽,除此之外,便只缺一名打手了。 而她卻只修奶,不修打手。 我很掙扎,因為我要讓她奶的話,我必須得去學怎麼玩打手 那時候的我,連一件看得上眼的打手裝都沒有, 只有著最開始的礦車裝, 更別說上,我那些只會ve的手法技術了… 他剛開始便也是要我轉成打手的, 然而,在段數的提升過程中,我的表現卻非常不好, 跪,躺,死,這三個字便是我當時的寫照。 又在跪了一把後,她主動提議說, 那,讓姐姐轉補吧? 剛好也讓我看看怎麼補,我補得也不太好。 是的,她從不叫我師父,只叫我為姐姐, 他同意了,於是場上便出現了, 大奶花帶小奶花帶一隻霸刀的場景出現 那時也剛好命中要點,我們又再次浪飛了, 因為對方打不死我,也就因此打不死她,最後讓他來解決,便結束了這場戰鬥 然而隨著段數的提升,他說了,這樣的配置無法再繼續打上去。 於是,我開始浪黑戈。 其實,我一開始覺得浪黑戈這詞離我很遙遠, 我一直以來除了小號狂魔,就是pv任務的存在。 在打鬥的過程中,我開始去學習如何去打敵人,也努力學著讓自己存活下來 然而,逐漸讓我灰心的是, 對於她的進步,你總是贊賞不已, 而對我,則是加以嫌棄 你總我學得再多一點,再強一點,最好是我把世上所以該會都學會你才想罷手 而對她,不會。 相同的事情,你對她,跟對我,亦是兩種的分別… 你總對她說,沒關係,下次再努力就行, 而對我,妳這樣做不對,怎麼會這樣做呢! 死了就趕快出來,別拖時間了, 對她,則說,妳真的進步了,很棒,撐了很久。 後來,其實我和他也一直處在爭吵的過程中, 最大的爭吵,就是那次吧 在對打的過程中,我把重要的回魔方式,碧水誤丟給了她, 我當時多麼希望她能發現到,並丟回給我回魔 然而,事實上,並沒有。 魔只剩下一點點,而她仍然處在被追打的過程中, 所以我做的,當下做的都是丟通用招式幫她補血, 卻忘了去回魔,跑脫戰回魔, 想當然,出來我就被罵個狗血淋頭了, 那場戰鬥,其實已經算是必勝的了 假如,我回魔沒丟錯, 假如,她有回丟我, 假如,她沒死的話, 當然,現實沒那麼多假如,只有必然,所以我們輸了。 那時候我只覺得,累了,也生氣了起來 是不是永遠只有我在注意情況,而你們似乎一點責任都不用負擔 從那天開始,我開始不再和他密語, 也許也是那天你和她好上了, 在後來的幾天中,我迷上了玩陰陽師,整天整天的迷倒了我 因此,許多人密我的話語, 我都會是離位,過一會回來的訊息 她後來對我說,我一直想跟妳說,但是沒辦法, 我不知道是不是這個原因, 也許是,也許不是。 我們關係要結束的那天, 他說, 我喜歡了一個現實的女生,我這幾天不跟妳說話也是這個原因, 我不希望妳把這遊戲感情當成真實,喜歡上遊戲的我,也讓妳以後無法再去找喜歡的人, 那天的結果,分開,我是同意的,當下也立即斷掉了情緣關係, 但我萬萬沒想的是後面的發展, 你說的她,是她。 是那個知情的她, 她知道我和你是情緣關係, 她也知道我們其實在一起很久了 但是,她卻寧願去做了那個,三了我的人。 你跟我坦白的那天,老實說,我很生氣,簡直氣到想要追到現實殺了你們兩個, 對我說謊,三,欺騙,隱瞞 我不管你和她當時有多大的苦衷,可以在當下不顧一切的在一起, 現在連現實也早已見面,在一起了。 我也親口去質問她說,是她嗎?在一起了,還勾搭到現實? 她說是,妳可以恨我 她說,我一直想跟妳說,但是沒有辦法 我說,斷親傳吧 她說,好,不過 她說,謝謝妳的教導,還有對不起, 事後,我也問過那位當初的丐丐,也是她的師父, 我說,我還是問一下好了,妳知道你徒弟,三了別人嗎? 他回答,是。 不想去追究,我到底是被傷了多深,大部分的人,除了我和小花D、她的師姐一無所知, 到底還有誰是不知道的? 而他們在一起,到底,已經多久了? 受傷的人總會不斷尋求安慰, 而我亦是,找徒弟訴說,在網站寫下日誌,還是找好友哀怨求安慰 我常常會想那是不是夢,一個真實無比的夢。 但,現實卻是無比殘酷。 在我生日當天,有小花D幫我慶祝,也有他, 是小花D徒兒找我學切磋,卻在幾次後,突然炸我煙火,他後來,也炸了, 我沒去理會他,只是跟徒兒表示感謝, 我當下也沒發現你們兩個的關係,只是懷疑說她怎麼沒有出現, 最後,我也還是祝福你們,但,卻也不代表我原諒了你們。 也希望給天下男女一個警告,相戀應該去找乾乾淨淨的人,而不該找還存有關係的人, 想說的話其實很多,對你的,對她的,我不知道如何讓你們了解,我現在的心境,背叛?我早已信奉,團大的背叛一開始就存在。 我希望我不會有一天,收到妳的密語,是說你們分開的消息,雖然我是被三的人,但,祝福你們吧。 同樣希望不會有那麼一天,妳會是那個,最後才知道真相,而去悲傷的人。 我不知道這種回憶,會陪伴我多久才會消失無蹤,只希望後來的人,就算被三了,也要笑著去放開,至少在那些人面前絕不低頭,這是剩下的一點點自尊了。 改變自己是最笨的做法,一步,二步,三步改成不屬於自己的自己,是一種悲哀。 不是你不夠愛他,而是你太愛他,所以放棄了你自己。愛你的人是包容你,雖然不是全部包容,但卻也不會因為時間的流逝,去做出這種事情來求你包容,愛越深,該想的不是該如何迎合他,而是該轉頭,愛你自己。
請輸入密碼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刪除 貼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