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振作永遠是明天的事
寒假的我,還是習慣早起, 早起的我,卻沒有什麼大事可做, 但今天有那麼一點不同, 就是要載老爺到火車站搭車。 雖然是開著車, 仍可以感受外面冰涼的氣溫, 看著冬天蕭瑟的景色, 實在佩服路旁那些堅持早起路跑的人們。 說起跑步,我已經荒廢好久好久了, 其實我是厭惡、瞧不起這樣的自己的, 但為何振作一詞總是出現在口頭上, 卻未曾真正出現在實際行為上呢? 我想明天再開始振作吧!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