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囂的時代裡,溫度日記是一個溫馨寧靜的空間。在這裡,人們卸下疲憊、吐露不勇敢,得以再次遇見那真摯的自己。天不常藍,我們依舊溫柔堅定著。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4月 19日的日記
今天不是一个特别开心的一天。 临时有病人入院,同事还没有交接完,所以必须是由我们来安排一切手续。 入院病人是“那位”的。 所以有一系列的东西必须做。 IVL的东西准备完后,我们就等待“他”的到来。 在set line的时候,由于我是抱着宝宝的助手,靠着也比较近。听到他说要松开tornique的时候,想要快些结束的我,就松开宝宝想去松开tornique,不曾想,手被打了。心情顿时不美好。虽然不痛,但是自尊心还是受伤了。(也没多受伤啦) 过后“他”就写报告了。以前要是不在他旁边站着,他会不开心。因为他需要传达他的指令。所以我就站在他旁边等着。 冷不防得,等来一句, “Why you stand here? Stand here for what? Looking at me?” 双标啊啊啊啊啊...心情更不美丽了。以前就因为他,我就被写了explanation letter. 按理说,我必须心情正面得接受。但是还一万个不理解。
請輸入密碼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刪除 貼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