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囂的時代裡,溫度日記是一個溫馨寧靜的空間。在這裡,人們卸下疲憊、吐露不勇敢,得以再次遇見那真摯的自己。天不常藍,我們依舊溫柔堅定著。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2月 1日的日記
今天 已经来到北京一个多月了,渐渐适应了这里的环境,也因为许多事情哭过,总觉得自己不应该这个这样子,过这样的生活,承受这些痛苦。还好从来没有想过放弃,还算可以吧。 刚来第一次见到田宇豪的时候,和他打游戏他总要去上厕所,抽烟,我就觉得大概是不喜欢我吧,可能觉得失望了,还出了一个大糗,在吃饭的时候竟然放了一个特别臭的屁。后来他也有说要去找张开鉴一起吃饭聚会什么的。我就更加确定可能给他留下的印象并不好,不然一般聚会不是都走之前吃个晚饭什么的吗?当时也被一些琐碎的事情,上厕所人太多,小黄车不好骑,乱七八糟的事情烦恼着。也断了来北京有桃花运的念想,当然也是因为这些事情弄的根本没有时间去想。只想如何提高自己的生活质量过的舒服点了。断断续续解决了上网的问题,也想好了以后怎么办。那时候聊天的也不算多,毕竟我这样的忧愁分子,天天像个怨妇一样说自己琐碎的事情,不是谁都可以听下去的吧。(这里就要说一下李泽西同学了,虽然也不是都有很认真的讲答,但是这么久了都能耐心的听我发牢骚,然后还认真的帮我想解决的方法,也是很感恩了)跑偏了,回到正题。 当时田宇豪总说我别觉得北京克我,聊的虽然不多,我当时总觉得他只说我别那么排斥北京,但是却又从来没有告诉我应该怎么办,解决的方法,我这个人还是懒,总想要别人帮我想。我是不是有点缺乏自己解决问题的能力呢。我竟然还在简历上大言不惭说自己适应能力强,明明来公司第一天就开始大哭。一直就没有什么感觉吧,除了第一次见到,可能因为身高的缘故,就是对高个子的男生有好感啊,但是后面也没什么感觉了,其实那段时间的聊天也可以看出来不是很适合吧。总之那段时间就在自己的泪水和朋友的劝慰下算是过来了。 有天,睿睿忽然告诉我说以后不能玩游戏了,我有点惊讶,毕竟她在狼人杀玩的挺开心的。然后说考很多证,好像是这样,优秀的人总会给自己规划好人生的近期目标,让自己的生活跟着自己的轨道走,只有我什么轨道都没有,生活都是意外的安排,自己想不到,别人也没有想到。最后她的话题就说到田宇豪对我有想法,我又惊讶又觉得没那么惊讶。我也有点开心吧,终于有还不错的人喜欢我了,而不是那些我比较排斥的性格的人表白。所以后来跟田的聊天感觉也开始变了,仿佛说这些都有了原因,为什么总让我留在北京,为什么开始有事没事找我聊天了。睿睿想让我尝试一下,看两个人合适不,我一直都没有谈过恋爱什么的,感觉他人也还可以,可是事实证明不是什么感觉还可以就好了。他其实没那么喜欢我,我也没那么喜欢他。都是觉得还不错而已,可能他喜欢我比我喜欢他稍微多点,也仅此而已了。 经过这次我总觉的自己或许不适合去交个男朋友什么的,我和谁出去玩最后总要发一顿牢骚,嫌弃小伙伴这里不好,那里有问题。最后的问题实际上在我吧。也可能自己依旧沉浸在童话世界。童话故事只讲两个人在一起,王子喜欢了公主,最后两个人如愿以偿的在一起了。故事里没有讲公主喜不喜欢王子,公主也好灰姑娘也罢,她们当时都身处困境,当时选择王子可能比现在的生活更好,王子也没那么糟糕,所以她们就选择了王子,因为王子会给她们经济上所有的满足,即使没有什么爱,起码物质上还是满足的。故事更没说,后来她们成了王后,但是国王却已经心在新的妃子。这个世界没有什么王子,我也不是什么特例。不能最后找个凡夫俗子,最后也没得到真心也没得到物质上的满足吧。反正我是不喜欢总跟我哭穷的男生,我又不是要花你钱,要你给我买东西,你就这样疯狂暗示我,这是要怎样,可能找不到我喜欢的,起码找个很喜欢我,为我不那么计较钱的吧。
請輸入密碼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刪除 貼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