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囂的時代裡,溫度日記是一個溫馨寧靜的空間。在這裡,人們卸下疲憊、吐露不勇敢,得以再次遇見那真摯的自己。天不常藍,我們依舊溫柔堅定著。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2月 28日的日記
去他妈的狗杂种上帝,什么狗屁恶魔,上天,以及所有在这背后操纵着一切的规律。 没错,你就骂了。 骂得时候你心理还有点犹豫,有丝恐惧,你怕你剩下的人生受到惩罚,怕痛,怕那些狗杂种用最卑鄙阴险的手段让你感受剧痛。 没错,一切若是在一霎那间毁掉,你反而不会太过焦虑,但是他们是卑鄙的,他们会用暖水煮青蛙的方式慢慢折磨你,好似用好几根肉刺扎在你心里,让你稍微喷到就疼痛不已,关键是还不是大痛,若是剧痛你反而会有种释放感,一种高尚的抗争感。就是那种半痛不痛的刺痛,一直得,不断得,不间歇的烦着你,像弹一首劣质曲目一样弹着你那疲惫不堪的神经。 他们会挖到你内心的深处,扎几根刺,再慢慢的拨动着,比如让你看着你的亲人爱人受苦,而又让你无能为力,甚至有时候让你觉得他们的痛苦完全是你造成的。再比如不断的挑拨着你的自尊心,让你怀疑自己是个人。 他们偶尔也会“大发慈悲”,帮你拔几根刺出来,让你有种短暂的舒爽感,有种对人生的错觉,好似一切将会很顺,你将有力量或希望面对这一切一样。 但他妈的这种顺利感能不能持续的久一点?不会!他们本质是残酷残忍的,过一刻钟他们就会让你痛,他们想通过痛苦让你感受到他们的存在他们的力量。 什么?他们是慈悲的,充满着爱的?他们的本质不是残忍而是爱? 你去看看人类历史,你去读读人类所有能载入史册的经典作品,你从那里读读整个人类的哭泣 人生是否生老病死?本质难道不是痛苦?所有的宗教不就是因为痛苦和想对痛苦的抵抗而产生的吗? 尼采高呼一声上帝死了,他承受不了自己上帝死后的世界,所以他疯了。他们让他感受到了他们其实没死。 你畏惧他们,所以你跪了下来?哈哈!好似你跪下来哭天喊地,求神拜佛就有用似的。没错,大部分人和动物没有区别,最快乐的方式莫过于知足,像一只羔羊一样低下头,喃喃着“这就是命”,生活也许会变的好过很多,但是,总有些人想要当人,他们可以叫他痛苦,但他们没法让他跪下! 他伤不到他们,因为他们躲在暗处,但他起码可以吼叫,可以骂,去你他妈的狗杂种上帝恶魔! 他骂了!他骂出声了!他骂的不只他们听到,羔羊们也听到了!各种羔羊们跳出来了 “你算什么东西,这么大不敬” “你疯了吧,肯定是生活的失败者,不然哪来那么多戾气” “你需要接受治疗,你可以去找那些知名的羊医生” “就算是吧,但你又能怎么样呢?日子还是要照过啊” 对,你还是会活下去的,虽然你知道你反抗他们唯一的权力就是你能选择自杀,但你偏偏会活下去承受着他们附加于你的折磨痛苦和屈辱。为什么?不为什么!或者因为你希望有机会,有机会有天能见到他们,对他们口吐唾沫,质问他们为什么如此残忍让世间千千万万的人受尽痛苦。 没错,你不能怎么样。但在这方面,不关他们的事,这只是关你自己的事。有些羊吃屎吃草就很满足了,但你知道你不是那些,你要站起来,和他们平起平坐!
請輸入密碼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刪除 貼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