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囂的時代裡,溫度日記是一個溫馨寧靜的空間。在這裡,人們卸下疲憊、吐露不勇敢,得以再次遇見那真摯的自己。天不常藍,我們依舊溫柔堅定著。

生命的果效發之於心

3月 7日的日記:起風了。
《起風了》—第一段 「我那天要是留下來陪她,會有多好?」 –千千萬萬次,這無意義的反問,不停折磨著我。 我最親愛的阿婆。 我愛妳。 妳知道我愛妳。 妳知道我非常非常愛妳。 說幾遍都不夠,我卻仍然希望握著妳的手,好好的在病榻前、再說一次。 「我愛妳。」 妳知道,巨大的世代鴻溝,家族遺產分配問題,橫在我和妳中間。妳知道,我在這分崩離析的過程中,我仍舊愛妳。即便你打電話要我將一切屬於我的都拋棄,「我愛妳」。 非常非常非常的愛妳,但那周遭人事物的聲音,卻讓我越來越小聲,或者,將我的聲音淹沒。我不確定,妳有沒有聽見了呢? 「我們最後一次相見,是什麼時候啊?」 我不停回想,眼淚卻開始沸騰。 我以為我忘了。 隨之而來的,卻是翻湧而來,那屬於我們祖孫三人的記憶。十四年前,我卻清晰的恍如昨日。妳還在,我還小。妳仍丹田有力,我仍倔將稚嫩。 回憶中鮮明的,是妳,是我。 我用我不覺仰起的嘴角,認出了妳。 快跑吧,我的雙腳。飛奔而去的方向,是我的家。 「原諒我現在才回家,原諒我總是那—遲到的長孫女。」 一如青峰翻唱的那首《起風了》 曾幾何時,妳都沒有去燙頭髮了。 是不是因為我沒有陪著妳去呢? 突然地,我好想念妳如絲白髮,燙成了捲捲的酒黑,搭配空氣中藥水的香甜。還有妳帶有些微靦腆的臉,問我燙的怎麼樣? 「好看啊、很好笑啊!哈哈哈哈哈哈」 真想念那直率的我。 長大後的我,忙著跟媽媽起衝突,忙著對世界嘶吼對我的不公平,忙著在感情中找尋自己,忙著在打工中確認自己的價值。那麼多的忙,其中,是不是讓妳沒有插入的縫隙,深感孤單呢? 從30公分的我,到150公分我,是不是讓妳感覺越來越遠? 放下原本緊牽的手,是不是讓妳感到孩子長成離巢的難受? 妳總是理解的眼神看我,對不起,我那麼遲,怎麼現在才懂? *-* - *-* 晚風吹起你鬢間的白髮 撫平回憶留下的疤 你的眼中 明暗交雜 一笑生花 我仍感嘆於世界之大 也沉醉於兒時情話 不剩真假 不做掙扎 無謂笑話 我終將青春還給了她 連同指尖彈出的盛夏 心之所動 就隨風去了 以愛之名 你還願意嗎 《起風了》
請輸入密碼

生命的果效發之於心

刪除 貼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