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囂的時代裡,溫度日記是一個溫馨寧靜的空間。在這裡,人們卸下疲憊、吐露不勇敢,得以再次遇見那真摯的自己。天不常藍,我們依舊溫柔堅定著。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2月 26日的日記
昨晚做了一個奇怪的夢中夢。 夢裡媽媽坐在床邊滑手機,床上桌變得好高好高,都擋住她了。 我的力氣像被抽光了一樣,身體好重好重,連一根手指頭都動不了。 夢裡的我睡了過去,有個聲音在耳畔響起。 他說,快把那些東西拿掉。 我很疑惑。什麼東西?拿掉什麼東西? 那個聲音沒有為我解答,只是喋喋不休地重複著一樣的話,又吵又刺耳。 聲音開始模糊了,身上的重量越來越重,我好像快窒息了。 我在夢外乾著急,然後忽然意識到夢裡的我竟然完全沒有掙扎。 夢外的我忽然靜了下來。 我看著快窒息的自己,什麼都沒做。 夢裡的我快死了,夢外的我看起來卻灰敗的已經死了。 這時候,不知道從哪伸出了一隻手,那隻手伸到我的脖頸間,把一顆壓在我脖頸上的腦袋提了起來。 那個聲音又出現了。 他說,剩下的,得妳自己來。 接著就醒了。
請輸入密碼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刪除 貼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