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開啟 JavaScript 瀏覽器支援功能

8月 31日的日記

2018年 8月 31日
原本打算將我與小櫻的一切用文字紀錄下來,但部分與小櫻的經歷,他已經做了紀錄,再加上工作與家庭的雜事也就停了許久,近日再看當時已經完成的幾篇,心血來潮就想把最後一次與小櫻見面與結束至今的心情寫出來。 在沒有見面的日子與小櫻總是靠著sk聊天或視訊調教他,某天小櫻告訴我男友將結束與朋友的生意,抽回股份搬去與他同住,原本以為還有些緩衝,但沒多久之後小櫻就告訴我確切的日期,雖然是很難接受,但也知道可能是與小櫻該結束的時候。但在此突然的變化下,當然會想再見見小櫻。 我問小櫻在男友搬來之前主人還能見到你嗎?小櫻還想再見主人一面嗎?這答案當然是肯定的,彼此信任的主奴,契合的關係以及體內的欲望正驅使著二人對下次見面的渴望。 敲定了日期找了個出差的藉口,就在下班後回家盥洗並整理了簡單的行李就到了南港車站,買了南下到台南的高鐵車票就趨車往南,九點左右的車到了台南已經十點多了,出了高鐵站確定了小櫻所在的出口上了車,看到了小櫻那種心情是複雜的,是一種見面的歡喜,但挾雜著因為狀況改變而不得不結束關係的離愁,從高鐵站到小櫻家大約有三十分的車程,一路上沒有指令沒有主奴那種身份不同的問話與回答,跟小櫻反而像小別見面的男女朋友,愉快輕鬆的聊著上次分開後到見面的種種,到了小櫻家附近陪著小櫻吃了消夜才回到小櫻家,小櫻的家很溫馨很舒服,乾淨整潔,在客廳跟小櫻看著電視喝著啤酒有時抱著他,有時比肩坐著氣氛雖然輕鬆,但我的心卻是有種逐漸凝結的感覺,但我知我不能表現出來破壞了當下的情境,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盥洗後進了房,我想小櫻應該是渴望著我進到房內就回復主人的身份,好好的調教控制玩弄他,但是對我而言當下卻沒有任何想要調教小櫻的念頭,躺在床上想著這應該是最後一次的見面了,摟著小櫻心情五味雜陳,雖然已經上床了許久,但紊亂的情緒卻讓我難以入眠,不知過了許久,在意識矇矓下,感覺我在被愛撫著,接著感覺到肉棒一陣酥麻,小櫻的嘴含著我的肉棒,溫度濕潤又被他的嘴吸吮著,舌尖在馬眼龜頭到陰囊間遊走,時而吸吮,有深有淺,時而用舌頭挑動我整個肉棒,肉棒被小櫻吸的嘖嘖發出聲響,我也慢慢的清醒了,看著小櫻深情努力吞吐著,我看著他摸摸他的頭,一翻身將他壓著開始親吻小櫻從耳朵脖子乳房肚子大腿內側腳踝再到小櫻的淫穴,他的穴早已濕漉漉,我的舌頭瘋狂的在陰核與陰唇還有穴上挑動翻轉,小櫻從喘息到呻吟到嘶吼盡情的感受我對他的挑逗與玩弄,隨著持續的動作,小櫻反應的更激烈,扭動著身軀伴隨著身體的抖動抽搐,小櫻已經高潮了,稍事休息躺在小櫻身旁摟著他,他嬌喘的氣息與迷朦的眼神說安哥小櫻想要安哥的肉棒,手就直探我的肉棒就爬了上來,自己在上面搖了起來,小櫻忘情的上下抽動,有時用要腰扭著旋轉,聲音早已控制不住,在淩晨的房間內甚至感覺到呻吟的回音,小櫻趴下與我擁吻,二舌交纏,這時我與小櫻如同久未謀面的戀人,彼此貪婪的想要佔有彼此的肉體,恣意的滿足自己的欲望,而不是在sm關係下的主與奴,之後又用了許多姿勢,在小櫻的床上一次次的抽插擁吻彼此緊密的交纏,但我內心已知這可能是最後的餘溫,未來很快的我將見不到這心愛的小奴。瘋狂的性愛總有結束的時候,抱著小櫻享受著溫暖的餘韻二人沈沈的睡去。 天亮了約七點多我就醒了,抱著小櫻說了早安,他拉著我起床,要我盥洗刷牙,他去買了早餐,二人在客廳看著電視吃著早餐,但彼此都知剩下的時間不多了,再不久就是要到分別的時刻。 我告訴小櫻去沖洗並準備調教的工具,安哥要做最後一次調教,與小櫻一同沖澡準備好了後,我拿著紅色的縛繩給小櫻綁上龜甲縛,戴上眼罩,綁上口球乳夾,手錮與腳銬把小櫻固定在高腳凳上,拿著跳蛋與按摩棒在小櫻全身遊走,再慢慢的靠近他的淫穴,高腳凳早就被淫水浸濕,玩具在淫穴上震動著陰核,按摩棒插在穴上,小櫻雖然舒服,但身體已被固定在凳子上,隨著強烈的刺激小櫻只能扭動身體,被口球塞住著的嘴只能嗚嗚的叫著,伴隨著滴落的口水,但我要求小櫻不能高潮不然會狠狠的處罰他,但強烈的刺激終究難以用自制力忍受,沒許久小櫻就不自主的高潮了。高潮後我在旁抽著菸,看著小櫻被綁在凳子上,微微的喘息與呻吟,口水仍無法控制的從口球的縫中流下,我知小櫻雖然高潮了,但絕不會以此為滿足,解開了手腳的束縛,我要他跪在床邊將肉棒放在面前,解開了眼罩,小櫻就順勢開始吸吮著肉棒,吸吮的聲音配合著乳夾上的鈴鐺加上他認真深情的樣子,好像是告訴我要我記得縱使未來不知何時再見,他仍是最乖最聽話安哥最棒的小奴,接著我拉起了他示意要他去換上黑絲與高跟鞋,小櫻有著一雙修長的美腿,穿上了黑絲高跟更是誘人,我要他到我跟前來,問他說小櫻曾說要一輩子當安哥的奴,但現在似乎不可能了,但安哥很高興當了小櫻的主人,雖然未來不知如何,但安哥有感覺小櫻還是會有再見安哥的一天,小櫻雖不是安哥至今唯一的奴,但不可諱言最喜歡最疼的的只有小櫻,未來會不會再有新收的奴已不再重要,因為安哥曾經有了小櫻,安哥會期待有再與小櫻能再建立主奴關係的一天,不說這些了,就好好享受咱們二人最後的時光吧,把小櫻壓到床上,我又拿起了玩具對他開著下一階段的調教,按摩棒跳蛋肛塞水晶棒一樣樣的玩弄著小櫻的淫穴與肛門,肉棒在他口中進出,在他乳房摩擦,看著小櫻的美腿,我的慾望也被整個引燃,拉起了他趴著直接從背後將肉棒插入小櫻的淫穴,一進去就感覺到小櫻的穴強力收縮著,一吞一吐像要把我肉棒吞沒一般,我忘情的抽插,小櫻恣意的呻吟吶喊,二人就在這樣的情況下糾纏在一起,直到精疲力盡及最後的高潮。 起身沖洗後稍事整理也已到了下午二點多,收拾好隨身行李,搭上了小櫻的車,本想再去吃個飯但怕回程太晚,到了高鐵站美食街找了個地方跟小櫻吃了超過時間的午餐,其實離別已經讓我食之無味,想著等下就要跟小櫻分開,我刻意放慢吃東西的速度,但還是沒法抵抗時間一點一滴的流逝,吃完了東西還有點時間我拉著小櫻的手,到外面空曠的廣場,珍惜最後的僅存的時光,時而牽著他的手,一下摟著他的腰,彼此輕聲的說著要對方珍重,要彼此照顧好自己,如果有緣就一定還能再見,我不捨也感到了小櫻的不捨,但我該對小櫻說的話,生活上與男友的交往上要小櫻堅持與遵守的事情,其實早就對小櫻交代了不知幾次,所以離別與傷感的話我也沒在多說,就只默默地放在心中。我拉著小櫻的手緩慢的走向電扶梯,因為進站的時間到了,緩慢的上了樓在剪票口前我忍不住的摟著小櫻的腰,親吻了他的額頭與他的唇,不是悲傷而是一種失落,我告訴他回去吧!安哥要走了,謝謝你讓我們共同擁有這樣美好的回憶,我跟小櫻揮揮手,要他回去了,看著他走下電扶梯,走出了大門,我只能默默的接受這已知但不想發生的事實,一路看著高鐵的車窗,看著不同的景色,我的記憶只剩在雲林時看到了西沈的夕陽,想著與小櫻的主奴關係,就跟夕陽一樣慢慢的離開與結束,只是太陽明天仍會升起,但我與小櫻將不知何時能再見面了。 回到家已是晚上快九點了沒有什麼胃口沒有什麼心情,洗了澡後就上床睡覺了,但輾轉難眠也就不知不覺的天亮了,上班下班睡覺一天過了一天,雖然知道必須調整,但一時還難以習慣,但為了不影響小櫻,我也只等他在方便的時候敲我跟我聊聊天,知道彼此的近況。 不知過了多久才慢慢習慣了沒小櫻天天聊天,不見面時的視訊調教與見面的瘋狂連續的實際調教,到今天為止距離上次這最後的見面,已經一年五個月了,雖然小櫻在平日工作有空之餘,還是會敲我聊聊,告訴我他的近況,但那短暫二三十分的聊天,是等待十多天才換來的,不過當聽到男友待他很好也會讓著他疼愛他,這樣的訊息就足以讓我高興並祝福他,雖然小櫻曾說要一輩子當我的奴,要成為我永遠的小母狗,但我知道至少在現實下是難以實現的,我只期待小櫻男友能待他永遠不變,身體健康,工作順利,當個幸福的小女人,如此縱使不再是我的小奴也值得了。 跟小櫻當主奴的日子雖不長,但卻是我一直掛心放不下的,這不長的時間卻是我入圈後最值得也不會抹滅的記憶,小櫻曾說不能再當安哥的奴了,安哥可以再收其他的奴,我知他心中其實是千百個不願,但他又不想我與他結束後就不再收奴,享受SM的快樂與征服,但我告訴他未來能有再見之日固然很好,但是縱使沒法再繼續,這段回憶已足夠安哥回憶玩味一輩子了,所以安哥不會再收奴,安哥會抱著希望等待,但開玩笑的告訴他,希望那天到來時安哥還有能力與體力調教小櫻,但我心中有些話是沒說出口讓他知道的那就是,有奴如此,夫復何求,此生有過與小櫻這段深刻的關係與記憶,安哥已經足矣。

開始使用圖文日記

溫度日記開放插圖囉!

兩人同享:
與一位好朋友分享溫度日記,
兩人即可一起開啟日記插圖功能,以圖文記錄生活點滴。

開通方法:
每推薦一位新朋友註冊溫度日記,
推薦人可免費使用插圖功能 90天,
而受邀帳號也將自動獲得相同的插圖功能使用權。

我的專屬邀請連結:




注意事項:
  • 活動期間:即日起至 2018.07.31 止
  • 效期計算:推薦一人則推薦者獲得 90天使用效期,推薦兩人則獲得 180天,依此類推
  • 有效註冊:新用戶需使用專屬邀請連結註冊,並完成 Email 認證
  • 額度上限:本方案所贈送的累計優惠期間,單一帳號最多以兩年為限
  • 資格限制:每一組 Email 僅能綁定一組溫度帳號,溫度日記保有參加資格的最終審核權
  • 其他:溫度日記保有隨時修改活動辦法、暫停或終止本活動之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