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囂的時代裡,溫度日記是一個溫馨寧靜的空間。在這裡,人們卸下疲憊、吐露不勇敢,得以再次遇見那真摯的自己。天不常藍,我們依舊溫柔堅定著。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當你願意放下的時候,早就不需要放下了
我已經忘了多久沒跟他講過話了... 我跟弟的關係自從爸走了之後越來越差,起初還會講個幾句話,但到後來,兩個人漸行漸遠,好像變成了最熟悉的陌生人。過程當中沒有激烈的爭吵,但我們雖然不說,彼此心裡都知道不喜歡對方,見面的時候,把對方當成空氣視而不見,有對方在的場合更是難以呼吸,很想逃離,那種厭惡的感覺到了極致。就這樣,持續了好幾年... 今年過年,我不想再這樣下去了,這樣的我其實好累、好苦,他也是。 過去的就讓它過去吧,我不想帶著麼多走了。 面對一個討厭的人需要多大的勇氣? 我不斷的祈求能跟他和好,一次一次的祈求,在我每一次祈求過後,我面對他的時候一次比一次的輕鬆,不再有像以前那樣的厭惡感,我發現心中的討厭被帶走了。 我今年寒假從日本回來,帶了很多日本的零食,也想送一盒巧克力給我弟當做和好的禮物,我想親自交給他比較有誠意,我也有機會跟他講到話,但我個性就很喜歡拖,寒假一天一天的過,到了開學的前一天,我還沒給他,直到我必須要上台北了,才將巧克力放在他的桌上,留下了一張便條,上面寫著: 「這是我從日本帶回來的巧克力給你,還有給你的紅包。 我想過去的就讓它過去吧,我們重新認識,好嗎?」 哥 就這樣我回台北了。在那之後我不知道他的反應是甚麼? 幾天後財政學那堂課,我打開臉書,我看到他加我好友,並看到他的貼文,他拍下了我的便條和巧克力,寫道: 「好久好久 兄弟都沒在講話 不管怎樣 謝謝哥~」 看到當下我很感激,淚水盈眶,謝謝他給我重新認識的機會,我好像找回我弟了。 儘管和好了,但好像還是沒甚麼機會講到話,又或者是說,久別重逢的那種尷尬感,不知從何開頭。 直到有一天,我看見他的貼文,在抱怨保護管束的事情,那張通知上面有他的身分證字號,他沒有塗掉就po出來了。我就很自在的私訊跟他說「好歹你也遮一下身分字號吧」,我們就這樣開始聊下去了,我覺得好奇妙,我竟然可以一點都不尷尬地跟他聊天,好像我們未曾冷戰過,聊到最後,我問他何時有休假,也許我有回家的時候,我們可以跟媽一起出去吃飯,這是我過去未曾想過的畫面,我們有機會團圓,開開心心的吃飯聊天,享受家人相處的幸福時光。 你問我跟一個人和好需要很大的勇氣嗎?我會回答你,我並沒有花很大的力氣,也沒有特別提出勇氣去面對他,我只是有我想要、我願意的那顆心,這一切很輕鬆、很自然、很容易的做到了,我自己都覺得不可思議。至於他為什麼會被保護管束,我也不清楚,而我也不在意了,打從我願意跟他和好的那一刻開始,我就不在意他過去有多少不好的呈現,我只知道,他是我弟。 很困難、沒辦法拉下面子、身體就是無法做到,那是因為你還是用頭腦在想,要學會跟從心去行,你就會發現其實很簡單,讓身體跟著心,腦袋就不會有想法阻礙你的行動,會很輕鬆愉快地做到,根本就不需要談如何原諒和放下,你自然而然就做到了。
請輸入密碼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刪除 貼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