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囂的時代裡,溫度日記是一個溫馨寧靜的空間。在這裡,人們卸下疲憊、吐露不勇敢,得以再次遇見那真摯的自己。天不常藍,我們依舊溫柔堅定著。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昭和20年
「大日本帝國的子民,天皇不准你們喪氣,把你們的頭抬起來」 我大喊,或者說,嘗試著喊。 看著他們慢慢轉過頭來,我知道我喊出了聲音。 雖然我自己聽不見,但我知道,我的喊叫震耳欲聾。 我講出了,早已在腦中反覆背誦多次的講稿、我心底的那股聲音。 「看著那櫻花,家鄉的一千朵櫻花。看著它們,它們慢慢翳入那深深的黑夜」 不管那鬼畜卒子敲著鐵欄杆,我繼續高聲發表演講。 「你們盡興呼喊吧,盡興吶喊吧,讓櫻花帶著你們的聲音回到故鄉。 那些鬼畜洋軍是怎麼虐殺我族、是怎麼侵略我國,你們可要好好記清楚了。 多少少年少女,被逼著披上戰國時的無雙戰盔,被逼著同這浮世浪漂漂蕩蕩」 洋人似乎愈發著急,似乎正呼引著他的同夥。拿著刀刀械械死命敲打著鐵竿。 正好,我興致愈發愈勃。 「軍中敕諭中寫道:『軍人當以盡忠進節為本分』你們做到了嗎?在贏得這場勝仗前,都別跟我說了。今天,在這鐵牢子裡,正開著一頓宴席啊!為了你們而辦,給你們軍旅生活中的最後一餐!因為,明天晚上,我們將會和天皇痛痛快快地飲著那月冠,將會和天皇共坐一桌,將會和大夥團圓,將回到那片極樂淨土去,領受天皇的感謝。那將是多大的殊榮!」 眼角不經意瞄到,幾名士兵正掄起拳頭,一下一下打著外頭的鬼畜。 很好,你們做得很好,繼續,連我的份,一起加倍還給他們。 洋鬼,你們的君上,再過不久,就要跟敬愛的天皇磕頭了。 再一下下,一下下就好。 奈妍,就像我答應過你的,再一下下,我會回到你身旁。 他們不怕刀槍,一對拳,一雙手,牽制住了那洋鬼。 我看著我的弟兄們,接完了你的那首詩。 「無論這場戰争會讓我們付出多少代價 就算犧牲一切最后只剩下了碎麟残甲 即使到了那個时候我們始终不曾倒下 在生與死之間向你呼喚著的那一句話 牽著彼此的手 我打開了你的盒子 潘多拉」 突然間,頭猛烈地抽了痛 我感受的到,溫熱的槍管頂上我的頭。 好像⋯⋯有東西流了下來。 伸手一探,是血,紅紅的血。 頭一眩,我倒了下去。 同伴們紛紛慢慢圍到我身旁,卻一個接一個在我身旁躺下。 眼神逐漸模糊。 不,不能死,我還不能死。 四肢逐漸無力。 天皇,我敬愛的天皇⋯⋯ 意識逐漸迷離。 我必須⋯⋯必須 活下去,奈妍一個人⋯⋯還一個人在等我⋯⋯
請輸入密碼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刪除 貼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