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囂的時代裡,溫度日記是一個溫馨寧靜的空間。在這裡,人們卸下疲憊、吐露不勇敢,得以再次遇見那真摯的自己。天不常藍,我們依舊溫柔堅定著。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一切都會改變
那是很遙遠的一個世界。 雖然早知道,那樣的人和我絕不會存在同個世界,然而有時還是癡心妄想,或許有一天,我也能接近那樣的人。 但其實,我不喜歡霸道。 我的世界單純得可以,如果今天有兩條路給我選,左邊盡頭是聲色娛樂與榮華富貴,右邊盡頭是平凡無奇卻溫暖自在的家庭生活,也許好奇會驅使我往左行,但良心,會要我義無反顧地往右走。 我不知道我真正想要的是什麼,也許因為年輕,想追求快樂、刺激,體驗那些與原本生活大相逕庭的世界,好像這樣人生才有了「意義」,才能印證「人不輕狂枉少年」這句話,如果不能適時地揮霍青春和享樂,就好像從沒年輕過──這應該是世俗的觀點吧。   可是我的世界永遠不會是那樣。打從出生開始,我的生命就已定下了雛形,而這些,或許都是我自願的也說不定。 看到小學同學們如今的變化,我更加確定自己和別人是不同的,最大的不同,就是我根本不會改變任何事,包括自己。 說我表裡不一也好,雙重人格也好,本來我的內外就是天差地遠,只看我願意展露自己的哪個面向罷了。 翁先生的變化我不訝異,他從小就像隻花蝴蝶,想必沿路當校草長大的吧!雖然我的畢冊上有他的簽名,畢冊照片站他旁邊,更曾意外撞進他懷裡,但這些全不能代表什麼,因為他甚至不曉得我姓甚名誰,當然更不可能親近我這種人。我們班會認識他,一來因為他是田徑隊,二來「三巨頭」實在跟他太要好,想不認識他都難。三天兩頭跑班上,只差沒坐著上課了。走到哪都是威風凜凜,明明那時個頭不大沒比我高,現在居然長到了180,不是只有女大十八變,男大更是二十變。 想想,當初和阿芳翻臉,也許就是忌妒也說不定。雖然隔壁班很開心,偏偏她可以當校草的同學,我卻不能;她有人喜歡,我卻只能喜歡著人;他們班因為翁先生和我們班近似校花的「三巨頭」交好,女生甚至會眼紅。那時候我漸漸被甩了,所以妄想製造機會接近翁先生,可是礙於女生們的存在,我很難真的做些什麼。 其實我忘了哪年和她吵架的,反正從頭至尾都是我的問題,不過應該還是因為忌妒吧? 像翁先生這樣的人永遠不乏女朋友的,女友也是人氣超高顏質身材爆表的,我羨慕嗎?羨慕,絕對羨慕,可是羨慕也就是看著照片的時候,一旦關掉網路,我仍會是我,還是照著意志打造自己的風格,因為,酸葡萄心態,讓我覺得變成那樣的自己,其實很陌生、很可怕。  眼不見為淨是我安心的唯一方式。也許這是消極的逃避,不是真正的釋懷,可是在我還沒能駕馭一切站到人前時,這樣的方式是最好也最恰當的。我的內心不服輸,我很清楚自己的個性,不妥協,也不溫順。   其實要成為那樣的人很簡單,這世上只有懶女人,沒有醜女人。只要有錢治裝,男人要幾個有幾個不是問題,然而,成為這樣的人是不實際的,因為那已失去了真正的自己,越能自然才越能保持赤子之心。我的起跑點和別人不同,物質上遠遠落後,心靈上卻遠遠超前,換句話說,無論我再怎麼努力,看起來永遠只能待在起跑點上,永遠離不開原點。只有當我用自己的力量達到平衡,我的人生才是真正的開始前進。或許到那時,我才會知道龜兔賽跑的寓意,真正實現了。
請輸入密碼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刪除 貼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