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抗壓
昨天君兒跟我說 我把人給用哭了,心想你幾時這麼有本事可以把人用哭 一問之下就是 "你來也有三周了,那作法怎麼還不清楚呢?"(用著和緩的口氣) 我當刻傻眼了 這話有特別的針對嗎?有很差嗎? 做錯改掉就好,做錯問清楚流程到底那裡出錯即可 這話有需要哭的稀哩嘩啦,甚至不想做了嗎? 中午吃飯時, 君兒:如果他不做,會不會原因就寫我 我:那我不做,原因就寫"你對我霸凌" 我:你動不動就兇我,動不動就對我大小聲 (其他人看我們二個如此,開始大笑) 君兒:可是你還不是存活的好好的,還開開心心呢!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