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囂的時代裡,溫度日記是一個溫馨寧靜的空間。在這裡,人們卸下疲憊、吐露不勇敢,得以再次遇見那真摯的自己。天不常藍,我們依舊溫柔堅定著。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10月26日:受業報但是控制內心,夢到甜甜的雞米
本来想上来写日记的,结果ibooloo居然崩溃了,搞得我心一惊; 上面记了我那么多思考和感悟,要是没了可咋整; 今天就只出去上了一门CV,不幸的是,我一开始真的很认真在听; 但是后来就跟不上思路了,外国学生都很懂的在问问题,回答,我却一头雾水; 中午做了热干面,结果下厨房也崩溃上不去了,菜谱硬是没找到,按记忆做的; 下午就一直在编web的matlab程序,现在都八点了还没搞明白; 一开始觉得自己只要学就都能学会,但好像一切没那么容易,有很多用法你不多做就是不知道的; 今天有了一个思考; 佛教说有几种情况下是不造业的,有一种就是神经错乱的时候; 那你说神经错乱也是一种果报吗,我猜不是吧,因为果报应该是外界给你的条件吧; 那也就是说,我这一辈子都是业力所使,我需要承受的是所有一切外界给我的和我与生俱来的环境; 我的思想是不在果报范围内的,面对我该受的果报,可以觉得受苦也可以快乐的面对; 并不是说内心觉得痛苦才是还了果报; 不是说修行人和意志坚强的军人是不能算命的嘛,所以一直一直对命运微笑也会改变命运的吧; 所以既然我这辈子最坏限度已经是定好的(因为我不会再做坏事了); 我上辈子造的业我都会承担,但是我会一直快乐的面对; 这个快乐短浅点来自对未来的憧憬,远大点来自对极乐世界的向往,对佛的信心; 我会永远充满信心,一直都积极的,这样久了是不是就会成为习惯呢。 确实做人真的很宝贵,可以去思想,而动物只能去承担果报; 这样宝贵的机会,这辈子一定要往生啊! 对了,昨晚做了一个超美的梦; 囧菇带我去他们的练习室,然后他就在一旁干自己的不理我了; 感觉他心情不是很好呀,和工作人员说话的态度都不好,我还心说现在出名怎么就耍大牌呢; (现实的囧菇应该完全不会这样的) 之后我在一边站着,鸡米就过来了,问我是跟谁来的呀,不是来看他的吧; 然后就把胸贴着我说看谁的心跳快一点(捂脸,鸡米尼你这么会撩妹吗,对我做梦的想象跪服) 哇咔咔,然后我做梦都感觉到我自己的心跳喂,不知道是不是心脏病; 哇,就是鸡米尼离我超近,然后他的那个经典笑颜真超级可爱; 之后不知道怎么的就跑庙里去了,师父要讲法,我躺在外面; (不知道为啥我非得躺着,可能是我睡觉时是躺着的吧) 师父从外面进来,最先经过我这边,我也不知道怎么请师,鼓了一下掌; (现在想想怪傻的,鼓毛线掌,应该是要拜的吧) 然后师父瞥了我一眼,就走过去了,感觉看着像是年轻时的师父; 最近做梦都特别清楚,每个地方都很清楚; 前几天梦到了三个以在客车下面装行李那里帮旅客搬行李为职业的帅哥跟我聊天; 还说当时表现的那么积极热情的我不是真正的我,说的我不开心的去睡觉了; 有两个长得很有型,一个不那么帅,但都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话说回来,之前听说梦到佛和僧人,梦到自己在呕吐和洗澡,和飘起来都是好相; 但是见到师父我在那躺着,起不来是不是和向下沉类似呢?是不是还有些罪该忏悔呢? 但是记忆中真的第一次梦到寺庙和僧人,也是件好事吧; 随着以后的修行会越来越好吧! 那个破被睡觉时窜来窜去,半夜都得醒五六次搞那个破被,睡眠质量不高才会做这么多梦; 但是梦的都不差,要是不作梦了我会很无聊的吧,做梦也是我八关斋戒时的娱乐吧; 昨晚做梦的时候还想,做梦也是不造业的,所以就算在受戒期间,我在梦里听歌也可以的吧; 这个戒体可能得的真是坚固,我从来都没忘过受戒这件事,一直在梦里都是的;
請輸入密碼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刪除 貼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