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囂的時代裡,溫度日記是一個溫馨寧靜的空間。在這裡,人們卸下疲憊、吐露不勇敢,得以再次遇見那真摯的自己。天不常藍,我們依舊溫柔堅定著。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12月 12日的日記廢文例五、民進黨理想政策與文青治國問題  2018.1127
今天 要罵文青…….還是有點糾結,畢竟要罵自己還是會心疼。 沒錯,我就是任性,想當文青,不行嗎?  只是這兩年,談到「文青」,簡直是令人羞愧的負面詞。 不罵文青了 換一篇輕鬆的文青廢文   離題廢文三、可憐的文青杜甫 小時候唸書念到「杜甫號詩聖」,什麼是「聖」?不懂。 詩仙倒比較好懂,才情縱橫,飄逸不羈謂之仙,「仙」是學不得的;但什麼是「聖」呢?   一直到念了杜甫的詩「安得廣廈千萬間,大庇天下寒士盡歡顏」,才算是看得懂他的明白。 杜甫才情高詩文好,但卻窮困潦倒,工部員外郎,工部編製「員」額之「外」的小官,算什麼鳥官,跟大肚溪裡的烏龜一樣多。 今天說來好比是工務局裡的約聘僱人員,只比派遣工稍微好一點。  那年,好不容易捱到長安收復,終於可以跟著色胚太上皇從四川回長安,卻因官小跟不上隊伍,迷路於山中;好不容易才找到路,出了山區狂吃一頓,卻給撐死了,終究落的路有凍死骨的下場。  儘管杜甫一生窮困潦倒,但始終想到要幫助比自己更窮困潦倒的人。 即便是在他最困苦的時候,也並不像一般人腦袋裡想的要怎樣才能中大樂透賺大錢,讓自己生活過的舒服一些。 他想的總是「安得廣廈千萬間,大庇天下寒士盡歡顏」。  只是,杜甫終究不懂得賺錢,空有「大庇天下寒士盡歡顏」的胸懷,卻沒有「安得廣廈千萬間」的手段。 而世上那些有賺錢本領的人,也只怕不會有「大闢天下寒士盡歡顏」的胸襟。   那一年,亥伊夏問魯思內古,什麼是「安得廣廈千萬間」? 魯思內古反問亥伊夏,可知什麼是「大慈悲」? 亥伊夏:因其不忍之心救苦救難,謂之「大慈悲」? 魯思內古:不,大慈悲是能忍其不忍之心。  佛和菩薩之間最大的差別,在於佛知因果,尊重因果。 眾生所苦,自有其因果;見眾生苦而不忍其苦,想要救苦救難者是為菩薩。 然而,眾生之苦既是因果所致,今生苦必有前世因,救得今生苦,便未償前世因。 菩薩不能忍其不忍之心,像地藏王誓言地獄不空不成佛,雖能渡得人離開地獄,卻也化不了因果循環,來世終究還得回地獄;今生渡人愈多,來世償因受苦愈多,地獄焉能空?菩薩又怎成佛? 佛見眾生苦,卻不能插手干預因果,若非有此大慈悲之心,怎能捱的? 菩薩若能明白因果,不再罣礙於菩薩行,得此大慈悲,便能自在成佛。  亥伊夏:這話挺像你們學經濟說的Laissez-faire 「自由放任」,要相信世界自有一隻幕後的黑手,用最有效率的方法推動著市場走向最大的獲利? 魯思內古:差不幾多嚕! 亥伊夏:也像楊朱說的「拔一毛而利天下不為也」,要各自守好本分,不要擅自干涉? 魯思內古:嗯! 亥伊夏:見眾生所苦而不拔一毛者,這還能算是人嗎? 從來,有聖人胸懷與佛陀慈悲者,皆不足以撫慰眾生悲苦。   所以魯思內古喜歡王安石。 至少王安石拿得出「安得廣廈千萬間」的辦法來,怎麼說也比滿腔「大闢天下寒士盡歡顏」,卻連自己都窮的快要脫褲子的杜甫還強。  課本告訴學生,宋朝是中國歷史上最窮困衰弱的朝代,亥伊夏總認為這說法有問題,只是說不出個所以然。 這會兒輪到魯思內古拿自己擅長的經濟學和人口問題,替亥伊夏解決了這疑惑。 人們總愛拿漢唐盛事說嘴,殊不知漢唐時期,中國的人口數也不過四千至六千萬左右,而北宋末年中國人口數卻已逼近一億大關。 這麼說吧,在農業時代的生產技術下,是四千萬人口的國家能抽較多的稅、徵較多的兵?還是一億人口的國家能抽較多的稅、徵較多的兵? 從這點來看,宋代當然比漢唐還強嚕。 只是宋朝政府在財政制度上出了問題,採用了不具效率的辦法,徒然虛耗了國家的力量。用現在的話來說,是有增長而無進步的內捲化現象。 宋代財政上最大的問題,在於政府整天提心吊膽怕人勒索,所以拚命向百姓要錢,收來的錢又通通囤在府庫裡不敢運用,等著哪天契丹人來討。 錢放在國庫裡不能妥善利用,政府財政預算缺乏彈性,這叫藏富於官,缺乏效率。 就貨幣的角度來說,一塊錢的價值是其面額乘上流通量。 十塊錢放在口袋裡不用,就只是十塊錢,對經濟市場一點貢獻也沒有。 拿十塊錢買了一隻冰棒,在市場上流通一次,表示這十元支持了一個冰棒產業,賣冰棒的在拿這十元去買檳榔,就又多支持了一個檳榔產業。 流通次數愈多,市場效應愈大。 十塊錢放在口袋裡,叫做窖藏,就像宋朝政府把錢囤在倉庫等人勒索一樣,流通零次,價值為零,毫無作用。   王安石看穿這一點,決心變法,大膽的對皇帝說「不加稅而國用足」。 他的辦法很簡單,直接把國庫裡的錢拿出來,借貸給老百姓使用,然後跟老百姓抽一點利息。 老實說,就算不抽利息也成;當國庫裡的錢借給農夫春耕時買種子播種,就是第一次流通,支援了種子產業,這叫「青苗法」。 然後賣種子的人拿賺來的錢去買酒,賣酒的拿錢去買豆腐,賣豆腐的拿錢給老公唸書考狀元……就這麼流通滾動下來,整個經濟市場活絡了起來,政府就可以從興盛的百工百業裡開心抽稅嚕。 這就叫不加稅而國用足。  可惜王介甫遇上個不懂經濟學的司馬光,倉惶敗下陣來。 「原來,光懂得經濟學也不夠,還得懂政治」亥伊夏幽幽說道。
請輸入密碼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電量偏低:20%
網路連線緩慢
網路連線不穩
無法於 Microsoft Edge 瀏覽器中,使用完整功能
無法於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中,使用完整功能
刪除 貼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