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度日記是一個療癒系的心情日記社群,
亦是兩萬多位朋友的心靈避風港。

在這裡,
旅人們得以靜心書寫、記錄歲月中的美好。

圍繞在心事分享與生命連結,溫度從最純粹的日記服務出發,也將以不同的樣貌參與人們的 #心情 #日常。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1月 5日的日記廢文例十四、深綠耆老 2018.1202
今天 東廠西廠會不會倒? 我覺得很難,這麼好的工具,這麼大的誘惑,執政黨很難捨棄。 對執政黨而言,沒有明目張膽的設置一個警總就算對的起老百姓了。 就算在人民堅持與立院監督的情形下,執政黨就算撤了東廠西廠,一樣可以搬進總統府裡面設置一個立法院監督不到的內廠。 即便沒有在總統府設立內廠,一樣也可以在民間設立元老院,網羅一批社會賢達,主動積極影響(主導或箝制)人民的意願。  台灣社會一直存在著這股特殊力量,總是有一些道德清高,理想高遠,眼裡非綠即紅的「仕紳」和「文青」,不斷說著不直持台灣獨立,台灣就會被阿六仔怎樣又怎樣,兩岸通商就會被阿六仔怎樣又怎樣,這次選舉台灣年輕人投票給藍軍實在不懂事,沒經驗,最後一定會為了經濟發展賺錢而讓阿六仔怎樣又怎樣的。 魯思內古想說:阿六仔從來就沒放棄過對台灣怎樣又怎樣,這是毋庸置疑的事,所以我們就應該和阿六仔打死也不相往來?所有願意和阿六仔接觸的人,都是投降主義者?都是機會主義者?都是利益主義者?都是中共同路人?都是不愛台灣的人? 都沒經驗不懂事的笨蛋?……..  是的,我們就是愛錢,我們就是想要賺錢,但這並不代表除了賺錢之外,其他都不重要。 只是,為了那些台灣元老眼中最重要的理想,是否就應該捨棄賺錢? 或者說,可不可以實現理想的過程中,仍能賺錢? 重點在於政治人物是否能找到一個既能讓百姓賺錢,也仍能實現統獨理想的政策與執行方法,這應是執政者應具備的素質與智慧。 理想再崇高,但沒有能力無法執行,這叫眼高手低的政府,阿狗阿貓來做都一樣,那還那麼認真選總統幹嘛?  人民選這個總統而不是選那個總統,不就是認為這個總統有崇高的理想,而且有能力實踐。 希望歷經這幾次選舉,藍綠兩黨都能從中得到警訊,別再只會一隻嘴巴吹喇叭。 先不論支持九二共識,傾向兩岸合作的人是不是就應該和投降主義、中共同路人劃上等號,「統派」的定義到底是支持兩岸變成一個共產黨國家?還是變成一種特殊的合作關係?畢竟這問題牽扯現實實力,以及「統派」自己也釐不清的複雜情緒。  我們應該討論的問題,面對兩岸議題,台灣人心中只能抱持一定會被人家怎樣又怎樣的心態嗎?怎麼沒想到我們也可以過去對岸去對阿六仔怎樣又怎樣? 即使在軍事上在政治上,我們確實沒能力對阿六仔怎樣又怎樣,但是在文化上經濟上,我們仍有能力和阿六仔打擂臺的,何必一開始就認為自己輸定了,只要兩岸相通台灣就死定了? 這樣沒志氣的想法,正是幾十年來不斷灌輸我們台灣人很遜,很差,比不上阿六仔的說詞,這些自詡為「智者」、「耆老」、「鄉紳」、「文青」的人,怎麼還好意思大聲說年輕人太不懂事?指責台灣人太墮落? 然而,現實社會裡,這批台灣鄉紳耆老先賢文青,卻是社會上一股不可撼動的力量,總能以寥寥的少數,深切影響台灣政治發展,每一個政治領導者都必須設法向這批人靠攏,每一個資深的政治領導者也都設法打進這批耆老院文青團裡,期望成為這批耆老智者的代言人,這毋寧是台灣政治裡的一個變態與深沈悲哀。 最後,在民主政治發展下,魯思內古認為那些自詡為智者先賢的深綠耆老文青們,所有的言論與想法,都是一種絕對菁英的心態,他們總是自覺比別人更深謀遠慮,更道德高尚,以及有更多的經驗,是引領人民走向更好未來的明燈,所以人民應該聽從他們的話,在台灣只能存在一種顏色叫做綠。 這種貶抑普羅大眾價值的菁英思想,倒底是伯拉圖的聖哲思想?還是民主思想?  最後想說的是,也許智者先賢菁英說的話是對的,從結果論來看最後他們可能是對的,只是民主的價值應不在於這些智者想的說的對不對,更在執政領導者能不能從這些想法中,找出一個實踐的辦法。  誰有本事不傷害人民利益,然後實現理想,這個理想不論是藍統綠獨,便是人民能夠接受的。 今天台灣問題應在此,不是執念於統獨問題,而是為了人民利益,該統就統,該獨就獨,應該和阿六仔握手就握手,應該揍阿六仔一拳就揍他一拳。 很難?廢話,當然難,不然那個誰誰誰早就去選總統了。  所以那些願意投身於政治的人,就該當擔負起這樣的責任,而不是為了省麻煩,簡單一句非綠即紅,一句不獨就是不愛台灣,或者不統就是數典忘祖,草率了事。
請輸入密碼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電量偏低:20%
網路連線緩慢
網路連線不穩
無法於 Microsoft Edge 瀏覽器中,使用完整功能
無法於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中,使用完整功能
刪除 貼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