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囂的時代裡,溫度日記是一個溫馨寧靜的空間。在這裡,人們卸下疲憊、吐露不勇敢,得以再次遇見那真摯的自己。天不常藍,我們依舊溫柔堅定著。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8月 4日的日記
現在是凌晨一點半了。我回到家不到一個小時,剛洗好澡。 托著兩個半殘的手腎回到電腦桌前,為了做辛苦度給屋主看,真的也是給他夠辛苦了,一個人提了五袋神重的垃圾又去追垃圾車了, 結果這次隨車人員更可惡,直接把我的垃圾撕開來,跟我說這是沒有分類的,我們不收,不然你就是把他撿出來,我當下傻了,撿出來?「用手?」進去垃圾車裡面扒出未分類的垃圾?後來我只能苦苦哀求,但還是沒有用,是的,我用我的雙手把那些未分類的垃圾從垃圾車裡面扒了出來。我有一定的潔癖,當下真的讓我覺得雙手嚴重的失去了知性,不在像是我的手。 後來下了大雨,另一個管理的套房也需要哥的協助,於是哥拿著雨傘穿著雨衣準備衝了出去,這時後副理攔住了我,跟我說,你瘋了這雨你是要去那裡,我說處理一下屋主的事情,於是我立馬轉身走,我感覺到我的背後,有一群崇拜的眼神注視著我。但我沒有回頭,我沒有回頭,我依然沒有回頭,因為我是查埔仔。於是林北就去淋雨了。 一個人掃了整棟大樓跟清理所有的垃圾,要命的是這棟大樓的人真的不知道乾什麼吃的,可以這麼多垃圾。而垃圾車經過的路徑上又離這條巷子very遠,所以我的雙肩確定殘了。真的很痛。 回到店裡,接著處理資料跟安排明天要跑的行程還有客戶聯絡資料。 弄著弄早十點了,全公司剩下一個人,那就是我,但我一點都不意外,因為我每天幾乎都是最晚走的,因為是加盟店大家都7點左右就散光了,約會的約會,玩樂的玩樂。而我就自已一個人,也沒什麼好去約還是乾麻的,我就工作。 後來這時後群組的賴有人說話了,有人問還有人在公司嗎?我忘了打卡我就走了,我很熱心,我回話了,有,我還在。我幫你打。 每個人都傻眼了。為什麼你還在公司,我說我在做售屋資料跟安排行程。等等就會走了。 然後有一個看起來很愛玩的女生,獨自加了我賴,跟我說,你為什麼這麼認真,還是正式登入公司前你就來上班跑行程,抓委託抓物件了,現在你正式進來也才第三天,你沒有一天不超過十點半十一點才走的。 你到底在認真什麼?當下因為文字沒有語氣,我不知道他是什麼樣的心態下說出這些話,於是我回了,沒有啦!只是想跟上大家進度而已, 此時我感覺到她有點生氣,她說,進度?妳知道你的庫存多少物件了嗎?此時我真心不清楚,我打開我的資料庫,才知道我後面這個禮拜簽了十六間房子進來。我回她,嗯十六件。她說妳看看我幾件在看看其他人幾件。我看了一下,學姐八件,其他人也都差不多,只有幾個top130件左右。我說其實大家也都差不多呀! 她說對~目前看起來是差不多,但我們在這公司多久?隨便幾個月多則幾年。你進來多久?3天算上做業時間兩個禮拜。你十六件委託,你不覺得很扯嗎? 此時我想了想,也是我之前在信義房屋,半年也才接了9件。但我現在一個禮拜做了過去半年的量。我才驚覺好像真的有點誇張.............. 其實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每天都把自已搞到像快死掉一樣。但我只有一個想法,那就是我想要做給任何一個人看,我不是你們認知的那個樣子,外表看到的樣子,我是一個很認真的人,而認真是因為過去我的不好,還有妳的離開,我才明白,如果我想要有一個願意對我好懂我的人留在我身邊,那我必須是那一個值得的人。而值得不是用說或要求的,而是自身散發出來的一種吸引力、及內在。 前幾天認識了一個外國的女生,他向我搭訕,後來聊了一些,她跟我說,you are good man。 我英文不好,所以我只能回她,no~im not good man。I'm terrible, Because i let my beloved woman leave me. 我不知道文法對不對,只知道或許她也聽不懂。 但我後來想了想,她應該懂了,因為她看我的眼神不太一樣。 她又說了一次,You are gentle man. 我心裡很感謝,但說實在,我沒太大的起伏,因為我知道我還不夠好。也不是一個稱職好男人。 算了以上都是屁話,我只是在想如果妳工作了,也可能幾天了吧!我不知道妳是否適應那份工作,但我想要求完美的妳,肯定壓力很大吧! 要加油捏!因為那些都是讓妳進步的養份。當下的醞釀,是為了讓妳這朵花在未來能綻放更大更美。 加油,我一直相信妳可以。妳一定可以。因為妳是我最覺得最棒的寶貝, 晚安 ,真的累了,要休息了。 加油~baby
請輸入密碼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刪除 貼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