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09.16天堂鳥
現在想來,感覺這兩天仍是如夢一般,幸福得毫無實際感。 本以為我早已再無法接受活人的碰觸,但當我感受到他俯身壓上的重量、耳邊環繞著他的輕聲呢喃,甚至看見他於心不忍的牽起我的手,並在傷口上:落下一吻。 原來,我也是能將所有不堪,毫無保留的展現給另一位人。 --一位,我能誠心相待的人。 * 指尖還殘留著他細緻的觸感, 身上也沾染了他的溫柔氣息。 明明沒有留下痕跡,身體卻將所有溫度及疼愛牢牢的印在心底。 過去的我,又豈會知曉--原來自己有天也能感受到真實的肌膚之親,體驗到真正的男歡女愛。 --或應該說,感受到真正的「疼愛」 --無論何時,無論何地,永遠不要忘記:你愛的人在等你。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