ଘ D˳L ଓ

9月 6日的日記
回到家洗完澡了。 教琴時,小永打電話說約吃飯,還有洪洪、政、文他們,我說就我一個喔,你們有約其他人嗎? 他說臨時約沒找其他人,我說那約芬好了,反正她晚餐沒有煮吃外面,你打去跟芬約。 邊吃邊聊到盡興,政忽然問他這幾天有傳給妳吧!芬問誰啊?政說還有誰。 我說有,你怎麼知道的? 政說我們都知道,自從那天去小玲家見到妳之後,他跟我們的話題離不開妳,手機螢幕還是妳。 我說雖然分手,就當一般朋友,又沒什麼怨恨,那天以後想很多、釋懷了,曾經相愛四年,或許,我不需要做得那麼絕然。 講別的吧!我想時間久了,不止是我,他也會試著淡化,越刻意努力忘記,反而越是難以放下,何不自然一點。 洪洪問那你們還有沒有可能?我說我們不可能了。 21:36 #絮語

ଘ D˳L ଓ